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发布> 新闻发言人谈话

宁德工程合同发票多少钱

工程款马来西亚彭亨州华团举办挥春大赛 逾500人参加

】【

文章来源:财经频道金融界 时间:2020-01-25 11:28:24  文章类型: 内容分类 :

  中国侨网1月19日电 据马来西亚《星洲日报》报道,当地时间1月18日,马来西亚彭亨州文冬华人大会堂联合39个华团,举办“第25届庚子年文冬县挥春比赛”,吸引了超过五百名参赛者,场面浩大。

  华人大会堂主席:通过书法领会汉学精髓

  文冬华人大会堂主席罗龙年于1月18日上午在会上致词表示,挥春大型书法赛除了能发扬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也能让孩子们认识书法,从中学习和领会汉学的精髓。

  较早前,工委会主席张来福表示,文冬华人大会堂于1986年联同各华团主办文冬县挥春比赛至今已25年,从来没有间断过。

  2020年参赛者众多,超过500人,其中非华裔组有10人,大家都秉承对书法的热爱,希望可以将其发扬光大。

  马来西亚文冬区国会议员:各种族应互相欣赏

  文冬区国会议员黄德表示,各种族之间的来往不只是包容,应该改为接纳,以及互相欣赏,才能打造和平的社会。

  黄德为文冬县挥春比赛主持开幕仪式时说,在文冬各族裔人民相处融洽,“美律谷的马来人看到相识的华裔经过,都会高声打招呼,非常的亲切。”

手续费彭于晏:即便离开舒适圈,做喜欢的事也不觉得苦

  时隔一年新作上映,自认拍戏方式确实苦,却擅长自我催眠“我可以”;笑称从不觉得自己是帅哥  彭于晏 即便离开舒适圈,做喜欢的事也不觉得苦

  “时间很快,我的一年很短暂,几部戏就过去了。”即将40岁的彭于晏顶着一张“彭三岁”的脸笑着说,他还是那个阳光、正能量的男孩。在即将于春节档上映的林超贤作品《紧急救援》中,彭于晏再一次挑战身体的极限,出演一名海上救援队队员。

  如果说以前的他是为了证明自己拼命,而现在完成蜕变的他,更能直面自己的选择,他坦承这些改变是角色带给他的。因为对角色“豁得出去”让他获得了外界对他的肯定,也因为“豁得出去”让他对这些职业有了不同的看法,更多的渴望。

  “人的意识大于一切,我现在更觉得生活大于工作,拍了不一样的戏,感受也不同了,以前倾向于什么都想做、什么都想拍,也经历了‘想被看见想被肯定’的阶段,但后来我越来越认为没有人可以决定你做什么,我都是听自己的声音,现在只想去做一些自己觉得有意思的事情,就算是做错了,我也不后悔自己的选择。”

  “那你觉得自己这些年有改变吗?”

  “当然有,拍戏越多我也了解自己越多,这是我在追求的。对拍戏我依旧是挚爱的,你能认识不一样的人,学到不一样的东西,虽说拍完也就拍完了,但我不觉得自己浪费过生命,因为这是我喜欢的事。”

  采写

  新京报 周慧晓婉

  人物摄影

  新京报 郭延冰

  拼命,是为了对得起观众

  拍完《紧急救援》彭于晏只有一个想法“活着真好”。

  那天,他头朝下被挂在飞机上,下面就是太平洋。导演林超贤则坐在另一架直升机上掌镜,两架飞机交错而飞,受高空气流的阻力,要想顺利拍到彭于晏是很难的。另一边,强烈的气流把彭于晏向海面上压,而绳索又将他向上拉,他整个人开始360度地转,他想吐,还想着如果钢丝断了第一件事情该做什么。

  林超贤说这个镜头已经超乎了他的想象:“当时大概有10层楼那么高,现实中连救捞队员都没挑战过这种高度,如果真的发生什么事情是很危险的。”而这场吊了近40分钟的高难度戏份,最后在成片中只保留了20秒。拍完后,面对在场所有人的称赞,彭于晏先是一阵自豪,随后摇摇头,问自己“天啊,我需要这么拼吗?”“其实拍之前很多难度我们是预计不到的,拍的时候才感受到真的很难,和我们合作的好莱坞团队都觉得太疯狂了。”

  但每次面对几乎不可能的、没有尝试过又很想演的角色,彭于晏就会大声告诉旁边的人“我可以,我不会输,为什么不可以?”这些字眼每次从他口中说出来都是铿锵有力的。

  他深知林超贤对戏的要求是真实,甚至要求演员达到真正海上救援的水平。“我和彭于晏合作了很多次,我了解他的内心,他能扛下来的,所以难的戏我都会找他,舒服的(戏)往往就想不到他了(笑)。”林超贤说。

  《紧急救援》筹备五年,除了高空吊挂这类镜头,彭于晏需要不带气瓶深潜、被800℃高温火烧、在爆破场景里救援,每一场戏都充满了危险,每一场戏他都坚持自己上:“我如果不做,还有谁愿意去拍?当然你说找个替身、后期特效也不是不可以,我能做的一定要自己做的原因是,那样才是我演的。”

  他沉思了片刻:“观众是看得出来的,能看到你演的状态和脸,只有真实,他们的代入感才会强,要不一会儿替身一会儿演员,观众对这样的表演实际上是无感的。”

  表演,从工作变成快乐源泉

  这几年,彭于晏一直在转型,他的每一部作品都透露出他的野心:为了《激战》,他在数月里进行了魔鬼式的综合格斗训练,每天挨几百拳是家常便饭;为了《湄公河行动》,他连炸点都不知道在哪儿就在炮火中穿行,经常被弹出几米,“炸飞了就炸飞了。好处是疼痛和代价都是真的,就像《紧急救援》根本不用想该怎么演,要做怎样的动作,拍戏就应该用身体去感受。”

  他把自己这些年的角色形容为“追梦”,他称角色身上的正能量某种程度上也是他很需要的东西:“可能我身体里没有他们的一些精神,我相信这个世界上很多人需要这些精神。人们总是喜欢去解释一些事情,用文字去表达,但归根结底你需要用心去感受,你亲自去演、去体验,活在他们的世界里,尽管是虚拟的,但它告诉你有这些人的存在,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2019年整整一年,彭于晏没有新作上映。回头看,他才发现以前的自己从没停过,“这一行竞争太激烈了,没有人是独一无二的。我也经历过没戏可拍的日子,也有很多外界不可控的因素催促着你去赶,曾经演戏对我来说是工作,但现在慢了下来,我反而觉得它是我的快乐源泉,当你快乐的时候就不觉得辛苦了。”

  他调侃自己擅长自我催眠,除了会告诉自己“我可以”,也要选择自己想过的生活。他自嘲对别人的看法,反应总是比较慢,但生活和工作不是为了“受欢迎”。“比如拍爱情片,有很多人能做得很好,我去也没什么特别。我的生活要自己决定,不会因为要更受欢迎去做什么事,网络上的虚拟世界在我这里不存在。”

  作为娱乐圈的“黄金剩男”,彭于晏的爱情也一直受到外界关注,“我有五年以上没谈过恋爱了,每次和我妈出去旅游,她都被拍到背影,就吐槽我能不能不带她,但我确实无人可带啊(笑),我也有想过拍完戏找个时机,但哪有那么好的时机就邂逅了呢?”

  【人生独白】

  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是帅哥

  长相和身材,是提到彭于晏后就会想到的关键词。知乎上至今都有关于“彭于晏帅吗”的问题探讨,众网友给出的答案是:“娱乐圈不缺帅哥,唯独彭于晏是男生女生公认的帅哥”。

  坦白说,不知道为什么大家会觉得我是帅哥类的。但那都是外界的看法,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是帅哥,以前就是个小胖子。我也不是一出道大家就认识我,都是通过作品而熟悉的,这才比较实际。我认为,找到自己喜欢的东西,拍一些自己喜欢的戏,观众才会觉得你不一样。而且要相信一点:当一件事是你真心喜欢也在认真做的,自然有人能看到,不需要你特地去宣布什么。

  口述:彭于晏

  跳出模式化人生会更有趣

  很多讲述彭于晏成长的文章,都爱用“逆袭的小胖子”,小时候的他身高158cm、体重70kg。出道近八年,他一直不温不火,低迷期接下《翻滚吧!阿信》,为了饰演体操运动员进行长达8个月的特训,从单杠、吊环、鞍马到跳马;拍《激战》,和拳击手连打数日,学会了巴西柔术和泰拳;拍《破风》每天骑行六七个小时,考下场地专业赛车手证……

  比照我的拍戏方式,是很苦的,但如果没有拍这些(戏),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喜欢什么、到底想要什么?这不存在对自己好不好,而是一个我在追求、了解自己的过程。现在社会发展太快,人们常常不知道自己要什么,却一直拼命工作、熬夜,模式化的按照社会标准去生活。其实这个问题大家都知道,只是很少有人会去想,到后来就故意看不见了,只知道努力工作,承担社会责任。这可能是对的,但当你跳出别人设定的框框来寻求自我的内心时,你的拼命和坚持会变得更有乐趣。口述:彭于晏

  没学到东西才是虚度光阴

  在电影工业如此发达的现今,用近一年的时间只投入一部作品的拍摄,似乎是个很难的选择。片酬、曝光率、流量的诱惑,成为不少演员疯狂赶戏的理由。“如果诱惑多就要多拍,我觉得那也太容易被诱惑了吧”。林超贤说,彭于晏属于那种心无旁骛的演员,不会认真做他是不会来的。

  我很少在乎流量的事情,热搜也很少上,有时上个热搜也挺奇怪的。

  因为现在环境是这样,大家都想红,也都在为了红拼命,但我会想这是真的喜欢吗?还是因为你觉得大家都在这样,所以也必须这样。很多人说你可以轻松一点拿更多的钱,但我的价值不在于轻不轻松、钱多不多,也不是说我就是为了艺术追求,人都需要赚钱要生活,但重点是你赚钱之余能不能丰富自己的人生,能不能学到经验,再带给你爱的人更好的生活。曾经我也试过去做很多事情,但我发现并不适合我,如果我花时间没有学到东西,才是虚度光阴。

  口述:彭于晏

  【新鲜问答】

  新京报:之前拍的戏一直都很危险,家人朋友会不会劝你别拍了?

  彭于晏:我妈基本上已经放弃了(笑),我以前拍的戏她都不敢看,像《翻滚吧!阿信》她看了几分钟幕后花絮就直接哭了,因为她觉得太苦了。这次也是很艰难,我经纪人就觉得太恐怖了,我在800℃高温的火里被烧,衣服都烧焦了还在里面,她也哭得不行,更不敢让妈妈来探班了。

  新京报:其实像这种高难度的镜头或许能用替身和特效代替,为什么一定要亲自上?

  彭于晏:当时的剧情是我需要去救一个人,遇上了超级大火,我开始有做预判,但没想到里面真的非常非常热,尽管这个可以用特效,但如果不真烧的话你是演不出来那种人要扛下去的紧张感,其实这个过程挺过瘾的。我和林导一直都认为真实是拍戏的生命,他看到这些真实的场面就非常高兴,不管是在水里还是岸上就一直“炸”我,但回想起来确实挺危险的。

  新京报:作为林超贤合作最多次的男演员,想知道拍林导的戏需要多少时间才能痊愈?有没有“后遗症”?

  彭于晏:反正我知道很多演员到现在都还没痊愈(笑),你要有百分之百的勇气,基本的体能配备要每天能跟上他跑12公里,才有机会拍到他的戏,总之大家斟酌吧,生命宝贵(笑)。至于“后遗症”,刚拍完这部戏后,我对救援的新闻会非常关注,以前不会特别去看,人是这样的,如果没有关系的事情你就接收不到这个信息。现在我坐飞机有点颠簸也会想是不是要紧急救援,像神经病一样。

  新京报:经过这次拍摄是不是觉得自己胆子大了很多?会不会要更爱自己一点?

  彭于晏:有时候我在想,经过这事我真的更了解,也更爱自己了,因为你真的不了解生命的重要,对救援的判断、我们进行了很多专业知识的学习,就发现人真的很脆弱,但同时也非常有韧性。这次体验告诉我两件事:首先要有勇气,敢去做一些事情;第二,要想清楚恐惧来临时该怎么面对,人生都会遇到未知的恐惧,你会害怕离开现有的舒适空间,所以即便是离开,也要继续坚持自己喜欢做的事。

买房日本内阁府民调:约8成受访者认为不该废除死刑

  中 据日媒报道,近日,日本内阁府公布了对该国国民进行的有关死刑制度问卷调查的结果,结果表明,大约80%的受访者认为“不应该废除死刑”。

  据报道,2019年11月,内阁府以日本全国18岁以上的3000人为对象,就死刑制度进行了一项问卷调查,有效回答人数为1572人,占调查对象总人数的52%。

  统计结果显示,对于“死刑制度是否应该废除”这一提问,回答“不应该”的受访者占81%,而回答“应该”的只占9%,还有约10%的受访者表示“不知道”。

  关于“不应废除死刑”的理由(可多选),认为“如果废除死刑,将难平受害者和家人的怨愤”的受访者最多,占57%;其次,选择“犯下残暴罪行的人理应偿命”的占54%。

  此外,对于“如果废除死刑,残暴的犯罪行为是否会增加”的问题,有58%的人回答“会增加”,而回答“不会增加”的人仅占14%。

  近年来,日本发生了多起恶性暴力犯罪,2016年7月,一名男子袭击日本神奈川县的一处残疾人设施,造成19人死亡、25人受伤;2018年6月,一名男子在新干线列车上实施无差别袭击,造成1死2伤;2019年7月18日,日本京都动画第一工作室遭到恶意纵火,共有36人死亡、33人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