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发布> 新闻发言人谈话

杭州开正规发票

塑料制品东非蝗灾蔓延 是谁吹响了几千亿只蝗虫的“冲锋号”

】【

文章来源:新闻中青在线 时间:2020-02-19 01:11:59  文章类型: 内容分类 :

  东非蝗灾蔓延至南亚地区,印度、巴基斯坦已经成灾

  是谁吹响了几千亿只蝗虫的“冲锋号”

  这是2月15日在巴基斯坦东部旁遮普省奥卡拉地区拍摄的蝗虫肆虐景象(手机拍摄)。新华社发

  在肯尼亚东部,蝗虫形成了一个长约60公里、宽约40公里的蝗虫群,覆盖面积逾2000平方公里。此次蝗虫大军平均每日可移动150公里,如不进行阻止将会持续制造灾祸。

  本月,东非多个国家遭受严重蝗灾侵袭,受灾人口超过千万。近日,凭借着惊人的迁徙能力和繁殖能力,几千亿只蝗虫从非洲蔓延至中东地区,并直抵南亚进入印巴,逼近我国。

  引起蝗灾的主角就是节肢动物门昆虫纲直翅目蝗科下的成员,它们在全世界范围内共有1万多种,在中国有300多种。

  一只蝗虫不可怕,千亿蝗虫却能摧枯拉朽,蝗灾来时,密密麻麻的蝗虫铺天盖地,所到之处寸草不生。这种身披“利甲”的昆虫何以有如此大的破坏能力?面对“蝗恐”来袭,人类的防御武器在哪里?

  几千亿蝗虫将给农业带来沉重打击

  2019年年底开始,这场蝗灾就已经在东非地区酝酿蔓延。到目前为止,1000多万东非民众身陷蝗虫肆虐之地,面临着严重的粮食危机。为此,联合国已发出警告,必须快速行动消灭蝗灾,否则一场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很快就会到来。

  蝗灾与水灾、旱灾齐名,并称为人类农业的三大自然灾害。中科院动物研究所研究员陈永林指出,除南极洲和亚欧大陆北纬55度以北地区,全球均受蝗灾侵袭,其中破坏力最大的,就是这次东非蝗灾的主角??沙漠蝗虫。

  内蒙古生物技术研究院特聘工程师张志刚告诉科技日报:“这种生存能力和繁殖能力超强的蝗虫,偏偏又食量惊人。”

  资料记载,1958年,索马里4亿只沙漠蝗虫肆虐,扩散达l000平方公里,这些蝗虫一天就能吃掉8万吨粮食,而这个数字,是40万人一年的口粮。

  而本次蝗灾,有媒体在肯尼亚东部用飞行器拍到,蝗虫形成了一个长约60公里、宽约40公里的蝗虫群,覆盖面积逾2000平方公里。如果按照每平方公里可容纳1.5亿只沙漠蝗虫计算,那么这个蝗虫群的数量将可达到3000亿只。

  张志刚说:“这次蝗灾,蝗虫的移动速度和迁徙范围都很惊人。”联合国粮农组织的研究表示,此次蝗虫大军平均每日可移动150公里,如不进行阻止将会持续制造灾祸直到6月,届时蝗虫数量将再增长500倍。媒体报道显示,一些蝗群已经开始在东非地区产卵,预计4月初形成新的蝗群。

  严重蝗灾与干旱气候、环境破坏有关

  人类很早就发现,严重的蝗灾往往伴随着干旱的气候,我国古代的相关书籍就有“旱极而蝗”的记载,科研人员指出,蝗虫喜温暖干燥,将卵产在土壤中,土壤含水量在10%?20%时最适合它们产卵。

  张志刚介绍:“尽管暴发蝗灾的原因至今没有一个公认的标准,但是全球气候变暖,自然环境干旱肯定是重要原因。厄尔尼诺现象和非洲干旱的环境为沙漠蝗虫提供了温床。土壤含水量降低,蝗虫产卵数就会大大增加,多的时候可达每平方米4000?5000个卵块,每个卵块中又有50?80粒卵,这么算下来,每平方米就有20万?40万粒卵。以内蒙古为例,如果上年为暖冬,次年草原上往往就会发生程度不同的蝗灾。”

  除了环境温湿度和气候,蝗虫也有自身的成灾“硬件”。研究表明,凡是能够成灾的蝗虫,都是繁殖速度快、繁殖后代多的品种,这类蝗虫具有明显的食性大、食量多、扩散迁徙能力强等生态学特征,而这些特性会直接导致蝗灾迅速暴发、不易控防。

  此外,学术界普遍认为,人类对环境的破坏也是诱发蝗灾的原因之一。张志刚以北方草原蝗灾为例向解释说:“在草原上,百灵鸟是蝗虫的天敌,但是随着人类对百灵鸟的大规模捕杀和对草原生态的负面影响,百灵鸟已濒临绝迹,生态链关键环节的要素缺失,使蝗虫没有了天敌,肆意繁殖。”而兴修水利不当、植被管理有失,也会导致蝗灾。典型案例当数2003年锡林郭勒草原蝗灾。当年,刚刚经过禁牧休牧有所恢复的草原遭遇蝗灾,六成以上的京津风沙源草场治理项目毁于一旦。当地农业科学研究机构调查发现,蝗虫数量激增的地方,正是草原上大片裸露的沙土地。

  专家指出保护生态才是灭蝗“杀手锏”

  近日,东非蝗灾已经蔓延至南亚地区,我国西南部邻国已经成灾。对此,有专家也在媒体发声,由于非洲沙漠蝗虫等外来物种的生存条件在我国并不完全具备,加上我国拥有喜马拉雅山脉等天然屏障,本次蝗灾进入我国的可能性不大,但是也不可掉以轻心,应积极准备防控措施。

  说到蝗灾防控,张志刚坦言:“面对大灾,防控能力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集中体现,自然环境、经济实力、科技发展能力等诸多因素都会决定防灾的效果,非洲屡遭蝗灾,与这些因素都有关系。”

  目前,我国已经有了一套基本完善的蝗灾灭防措施,会根据不同起因、不同地域,因事为制、因地制宜。

  张志刚说:“药物灭杀的方式虽然见效快,但在灭杀蝗虫的同时,会破坏生态链,对地区整体生态有较大负面影响。”

  为此科学家又想出了其他消灭蝗虫的方法。

  多雨和阴湿环境对蝗虫的繁衍有许多不利影响,蝗虫取食的植物含水量高会延迟蝗虫生长、降低其生殖力,多雨阴湿的环境还会使蝗虫之间流行疾病,而且雨雪还能直接杀灭蝗虫卵。因此破坏蝗虫的生存繁殖环境是科学有效消灭蝗虫的方法之一,我们可以在水边大量种植草木,减少裸露土地,减少含水量在10%?20%的土壤环境,使蝗虫无处产卵。

  还可以在蝗虫繁殖季节,大量诱杀某一性别的蝗虫,阻止其繁殖。实践表明,单性别诱杀的方法,更适合诱杀雌性蝗虫,因为科学家在一些雌虫身上发现了孤雌生殖现象,即雌虫不交配也能繁殖后代,而且后代都是雌性。

  “此外,还可以在蝗虫大量繁殖的环境内培育和引进蝗虫天敌消灭蝗虫。”张志刚说。

  他认为,蝗灾的暴发没有周期性,没有明显的规律可循,更无法预测,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蝗灾的暴发是某一个地区生态环境发生恶化的预告和风向标:“从发展的角度来看,绝大多数蝗灾防治手段都是权宜之计,治标而不能治本,不论学术界如何探究蝗虫的生物习性和蝗灾的成因,有一点可以肯定,珍爱和保护好我们的生态环境,减缓地球变暖的步伐,才是避免蝗灾大规模暴发的根本所在。”

  相关链接

  别“蝗恐”,我国大面积暴发蝗灾风险很低

  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专家表示,我国云南曾有沙漠蝗虫危害的记录,因此要密切关注此次蝗灾蝗虫的迁飞路径,以及是否有新的本地虫源的参与。

  据农业农村部种植业管理司植保植检处透露,近年来,我国蝗虫监测预警和防治能力不断提升,防治技术水平属于世界领先水平,防蝗药械储备充足,国内大面积暴发蝗灾风险很低。目前,农业农村部正密切跟踪境外蝗灾动态,同时安排云南、西藏等省区加强边境的蝗虫监测,严防迁入危害。

  本报 张景阳

酒店手撕沈阳口岸交通严查严控 人性化“房车”温暖人心

  中 (王景巍 李?)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开展以来,沈阳口岸交通“防输入、控输出”取得了良好成效。同时,很多人性化的服务也在冬日里温暖了一线人员的心。

  沈阳是东北地区最大的铁路、公路、航空交通枢纽中心。据了解,近十天来,公路口岸入沈阳人数123万人次,铁路口岸18.8万人次,机场口岸4.5万人次。在疫情管控期间,与东北三省其他重点城市相比,沈阳客流量居高。

  15日,沈阳市交通运输局局长杨树在沈阳市政府新闻办召开的发布会上表示,在口岸交通疫情防控工作的压力下,沈阳建立了联防联控机制,在机场、铁路、高速和普通公路等入城口岸密切布控。如在机场设置了15个有红外测温仪的测温通道,在沈阳站、沈阳北站和沈阳南站共设置95台测温设备,实现了24小时不间断检查监控、测温登记。同时,值守人员不分昼夜、坚守一线,有力保证了入城口岸安全有序,做到防输入、控输出。

  杨树说,值得一提的是在暴风雪肆虐的情况下,很多人性化的服务温暖了在一线值守人员的心。华晨汽车集团向沈阳市捐赠的十台房车,已全部部署在公路口岸。该型房车配备了休息间、洗漱间,是国内比较先进的车辆型号。既可用于交通、卫生、公安等一线执法执勤人员轮岗换休时就餐、取暖和休息,也可以实现在户外条件下对体温异常人员进行短时隔离和观察。

  同时,在“三站一场”安排的雷锋车队、华晨集团和安运集团公益车队共计290台出租车,免费为“三站一场”体温检测异常的抵达沈阳旅客提供转运服务。还在沈阳市第六人民医院等3个重点点位设置应急保障出租运力,为一线医护人员提供24小时免费接送服务。

  杨树说,沈阳口岸交通点多、线长、面广,随着疫情防控形式变化,在辽宁省防指下达开通客运站和城际客运指令后,全市近8个长途客运站也将全面开启运行,交通口岸防控点位将进一步增多。届时,沈阳将进一步健全完善联防联控体系,充分运用大数据、移动互联等科技手段强化防疫举措,进一步健全现代化治理体系,提升现代化治理能力。沈阳有信心、有能力、有决心完成市指挥部的防疫部署,不负人民的重托,全力以赴保证人民群众出行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

4s店“生物安全”攸关国家安全 相关立法急需补短板

  “生物安全”有多重要?我们再次感受到了

  “生物安全”,一个在舆论中稍显陌生的概念近日成为焦点话题。

  在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将生物安全上升到国家安全的高度,推进生物安全立法填补法律空白,中国已然在布局国家生物安全的“防火墙”。

杭州市萧山区第一人民医院的感染病区。 李晨韵 摄

  地位提档升级

  “生物安全”离我们生活很远吗?

  “把生物安全纳入国家安全体系”“全面提高国家生物安全治理能力”,2月14日,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会议上的这些重要表述备受瞩目。

  此次会议在新冠肺炎疫情发生的特殊背景下,可谓将生物安全的重要性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战略高度。

  不过,对普通公众来说,“生物安全”更像是个学术概念,似乎跟生活离得很远,更难理解“生物安全”跟“国家安全”的关系。

  “生物安全概念很广泛,他是国家安全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它属于国家资源安全的一个构成部分,其中首要关注的就是生态安全,含义就是敬畏自然、敬畏生物,使各种生物处于一种自然的安全状态,保持生物物种的延续性和多样性。”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医师协会常务副会长董家鸿对中新网表示。

  看似宏大抽象的概念,如果细化到具体的事例,大家或能更直观感受到,它离我们一点不都不远。

  例如,出国不能随便携带未经检验检疫的动植物产品入境,再如一场非洲猪瘟疫情对于肉价以及整个市场供应的影响,又如从非典到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给我们带来的切身威胁与影响。

  “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对民众健康产生巨大威胁,对经济社会带来重大负面影响,这些重大新发传染性疾病疫情也在生物安全的范畴内。”董家鸿表示。

  生物安全概念离我们有多近?有评论称,譬如看似不起眼的一餐“野味”,就能打破平衡,造成病毒从特定动物到人的传播,导致疫情暴发。

志愿者对长沙火车站通道进行消毒。 杨华峰 摄

  战略性课题

  生物安全攸关国家安全

  “21世纪将是生物学的世纪”,对于生物研究和生物安全的战略意义,学术界早有预言。

  然而,生物恐怖袭击、生物技术误用谬用、新发重大传染病疫情……进入21世纪,一系列猝不及防的挑战,让全球生物安全形势日益严峻。

  这些年来,联合国通过《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生物多样性公约》《国际植物新品种保护公约》《国际植物保护公约》等国际公约,努力架起生物安全的全球防线。

  当一些只曾在科幻电影里出现的“人类威胁”,正越发向现实瞄准,各国也纷纷把生物安全上升到国家安全战略。

  董家鸿举例,美国围绕他们的生物盾牌计划、生物监测计划和生物传感计划,部署了系列具有国防和军事意图的科技项目,在疫情处置和生物反恐当中都发挥了重要作用。德国将传染病定性为国家安全威胁,英国、澳大利亚等国家还把安全国防的部门纳入到公共卫生体系当中。

  “许多国家都把生物安全纳入到国家安全战略中,比如建立军队相关机构为主的生物防御体系,这就是从国防和军事角度积极占领战略制高点。”董家鸿说,生物安全实际上还涉及军事方面的生物武器,包括基因武器和微生物武器等,这就直接关系到了军事和国防安全。

  可见,生物安全威胁的影响,已从关系民众健康,拓展为攸关国家安全和战略利益。

科研人员在演示新型冠状病毒mRNA疫苗研发实验过程。汤彦俊 摄

  最现实的威胁

  棘手挑战:传染病疫情、生物技术应用

  中国将生物安全提档升级,纳入到国家安全体系,不仅是中国的重大战略安排,也具有全球意义。

  去年12月,学习时报曾刊载题为《面向2035年的国际生物安全形势》的文章。文章提出,短期内,生物安全风险总体可控,但面临生物袭击威胁、新发突发传染病、两用技术风险等棘手问题。

  其实,这些生物安全的棘手问题,我们一点都不陌生。

  就中国而言,从非典到新冠肺炎,两次疫情带来的教训深刻、代价沉重。

  而这些年,非典、甲流、高致病性禽流感、中东呼吸综合征、埃博拉、新冠病毒……重大新发突发传染病疫情在全球化背景下,迅速成为人类共同的威胁,各国都难以独善其身。

  另外,基因编辑、合成生物学等颠覆性生物技术的迅猛发展,也使生物安全形势愈加严峻。

  “现在生物技术在农业、医疗等很多方面都有应用,但科技本身是一把双刃剑,用好了可以造福人类,用不好可能危害深远,威胁国家安全甚至整个人类。此前关注度极高的基因编辑婴儿事件,就是很危险的生物技术应用事件。”董家鸿说。

  董家鸿表示,一个国家如果出现生物安全问题,将会严重影响到民众健康、经济运行、社会秩序等各个方面。

武汉市疾控中心工作人员进行病毒检测。 张畅 摄

  制度“防火墙”

  战“疫”之下,生物安全立法急需补短板

  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无论是专业群体还是社会舆论已在讨论:如何从制度体系层面早日筑起筑牢生物安全的“防火墙”。

  2月14日召开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会议也提到,尽快推动出台生物安全法,加快构建国家生物安全法律法规体系、制度保障体系。

  针对中国的生物安全立法,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和二次会议期间,就有214位全国人大代表提出七件相关的议案。

  2019年国家层面正式启动生物安全法的立法进程,当年10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对生物安全法草案进行了初审。

  这部旨在填补领域空白的法律草案,立法思路即:维护国家生物安全是总体要求,保障人民生命健康是根本目的,保护生物资源、促进生物技术健康发展、防范生物威胁是主要任务。

  有评论认为,经此一“疫”,在生物安全法草案的后续审议中,此次疫情防控中暴露短板、不足,必然会在法律框架中急补短板。

  “我们国家经历过SARS,在健全公共卫生体系方面做了大量工作,投入巨大资源,应该说我们这个体系是有优势的。这次疫情的发生,其根因在于我们传染病应急防控系统上的漏洞和短板。” 董家鸿说。

  董家鸿表示,应该以深入检讨此次疫情应对中的问题为基础,充分认识生物安全对民众健康、国家安全和人类发展的重要性。加快国家生物安全的法律法规体系建设,提升生物安全方面的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构建新型生物威胁防御体系,健全重大传染病应急防控体系,有效保护国家免受生物威胁的损害。

  作者:阚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