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发票几个点

坚持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武装头脑,切实加强政治建设,

租赁湖北消防消毒涉疫场所110万平方米

  众志成城,抗击疫情。为助力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近期,湖北省消防救援总队紧急组建疫情应急处置党员机动突击大队,在各市州下设14支党员机动突击分队,主动对接当地防疫指挥部,协助做好涉“疫”场所消杀工作。截至2月24日,全省消防救援队伍参与防疫消杀任务63起,出动车辆142辆、指战员353人,对56个居民小区、33个隔离留观点、12个城市广场、8个医护人员居住点、6家医院等重点场所进行消杀作业,累计消毒面积109.8万平方米。

  哪里有危险,哪里就有消防员

  “看不见的敌人最危险,但消防员的天职就是救民于水火、助民于危难!”这是正在执行消毒任务的40名消防员的共同心声。近日,宜昌市消防救援支队主动响应防疫指挥部号召,积极承担起宜昌市博物馆、市规划馆、市图书馆、市体育馆、市奥体中心等5个大型文体场馆的消毒任务。消防指战员们严格按照疫情应急处置行动指南,配齐配全个人防护装备,背上近50斤重的消毒设备,对各场馆公共区域的桌面、台面、墙面、地面进行喷雾消毒,尤其是对电梯、楼梯扶手、公厕门把手等不起眼的部位不漏一处,确保洗消效果。此次消毒行动,历时4个小时,消毒面积280000平方米。

  作为党员,我们不上谁上?

  “今天我们的任务是对病人隔离点和有确诊病例的居民小区进行消毒,这些区域都有一定风险,我们是党员,就应当冲锋在前。”这是十堰市武当山消防救援站党员突击队队长在领受任务时动员队员们说的话。2月以来,这支党员突击队已经连续对3个病人集中隔离点、11个有确诊病例的小区开展集中消毒工作。每到一处,队员们就分为两个组,每组由1名干部、1名驾驶员和1名操作员组成,利用消防水带、多功能水枪对大面积的室外场地和外墙面开展消毒作业,然后再逐一对拐弯处、出入口等细节部位进行消毒。目前,突击队已累计消毒19次,消毒面积达187000平方米。

  你们来援助,我们义不容辞为你们守护

  “明天中午,援助孝感的重庆市医疗队91名医护人员将入住天紫大酒店,请你们帮助对酒店进行消毒。”2月22日14时许,孝感市孝南区交通路消防救援站接到区防疫指挥部向119打来的求助电话。时间紧、任务重,孝南区交通路消防救援站迅速请示上级同意后,组织8名党员突击队员前往执行任务。在消毒过程中,每名队员都身着医用防护服,背负50余斤重的消毒水,穿梭于201个客房、3个厨房、2个接待大厅、11个会议室,除了中途添加药剂和清水,他们的脚步一直没有停歇,但队员们没有一个人喊苦,没有一个人喊累,他们说:“医护人员是冒着生命危险来支援我们,为他们提供安全的环境,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最终,队员们赶在医护人员入住前,圆满完成了对酒店12层楼11335平方米的消毒任务。

  打起十二分精神,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鄂州市是湖北省最小的地级市,却是全省疫情最为严重的地区之一。市消防救援支队积极为地方党委政府分忧,主动承担起部分定点防疫医院、疫情防控检查点、集中隔离点、医护人员住宿宾馆和居民小区的消毒工作,连日来,支队组织华容区、葛店经济技术开发区、临空经济区消防救援大队和葛山大道特勤消防站4支党员突击队全部参与到消毒工作中。“不能放过任何一个角落,该消毒的地方一点也不要马虎。”全方位的消毒工作繁重且枯燥,但队员们却从不抱怨。每个人都是打起十二分精神,因为他们知道,跟火灾相比,病毒看不见摸不着,一旦有疏忽,就会给病毒带来可乘之机。2月22日至23日,在两天的消毒工作中,累计消毒49000平方米。

  我们多做一点,群众就会少一分风险

  防疫期间,各地纷纷采取限行措施,高速收费站出入口就成为一道极其重要的关卡,关乎着广大过往群众的安危。关键时刻,咸宁市通城县消防救援大队基层党组织主动请缨,迅速成立由12名党员组成的突击队,积极配合公安交警、卫健等相关部门,全力投入到杭瑞高速收费站车辆洗消工作中。连日来,大队共出动消防车21台次,队员们坚持24小时不间断执勤,共洗消3000余台过往车辆,受到过往群众纷纷称赞:“消防员和医护人员都是逆行者,你们同样可靠!”队员们说道:“这时候我们多做一点,人民群众就会少一分风险,前线的医生就会少一分辛苦!”

  既当“消毒员”也当“宣传员”

  “全市有很多重要场所需要消毒,我们人力有限,希望能够得到消防部门的帮助。”2月20日,随州市消防救援支队接到防疫指挥部电话后,立即从党员突击分队中挑选5名党员骨干,第一时间对第一批3个疑似病例隔离点、2个医疗单位和3个高危居民小区进行全面消毒。同时,他们还每间隔3天对全市重点单位和高危场所进行消毒。“防疫不忘防火,乡亲们在家里使用酒精消毒时,要远离明火,保持室内通风……”每次消毒前,他们都会向附近群众喊话,提醒在做好防疫的同时注意消防安全。连日来,他们累计为50余个重点单位场所进行消毒,消耗消毒液30余吨。(湖北日报全媒张卫华 通讯员鄂消宣)

17点点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建议中小学教师开学后佩戴口罩授

  (温竞华)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日前印发《关于依法科学精准做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制定了中小学校新冠肺炎防控技术方案,开学后建议教师授课时佩戴医用口罩。

  技术方案要求,中小学校开学前,学校应对全体教职员工开展防控制度、个人防护与消毒等知识和技能培训;对学校进行彻底清洁,对物体表面进行预防性消毒处理,教室开窗通风;做好洗手液、手消毒剂、口罩、手套、消毒剂等防控物资的储备。

  所有外出或外地的教职员工和学生,返回居住地后应当居家隔离14天后方可返校。学校要设立(临时)隔离室,位置相对独立,以备人员出现发热等症状时立即进行暂时隔离。

  开学后,学校需每日掌握教职员工及学生健康情况,加强对学生及教职员工的晨、午检工作,实行“日报告”“零报告”制度,并向主管部门报告。

  技术方案建议教师授课时佩戴医用口罩。教职员工及学生应严格落实手卫生措施。餐前、便前便后、接触垃圾后、外出归来、使用体育器材、学校电脑等公用物品后、接触动物后、触摸眼睛等“易感”部位之前,接触污染物品之后,均要洗手。

  各类生活、学习、工作场所(如教室、宿舍、图书馆、学生实验室、体育活动场所、餐厅、教师办公室、洗手间等)加强通风换气。每日通风不少于3次,每次不少于30分钟。课间尽量开窗通风,也可采用机械排风。

  餐(饮)具应当一人一具一用一消毒,建议学生自带餐具。应当保持教室、宿舍、图书馆、餐厅等场所环境整洁卫生,每天定期消毒并记录。

  此外,技术方案还强调了中小学应加强垃圾分类管理,及时收集清运,并做好垃圾盛装容器的清洁;加强因病缺勤管理,对因病缺勤的教职员工和学生及时追访和上报;不应组织大型集体活动等。

服务器被指“亚洲病夫”,中国反应过度了吗?

  本月初,新冠肺炎疫情在中国蔓延,美国《华尔街日报》发表的一篇评论文章“China Is the Real Sick Man of Asia”(中国是真正的“亚洲病夫”),因标题不可避免地让人联想到“东亚病夫”,被认为带有强烈的民族歧视,遭到中国官方和民众的激烈反对。19日,中国外交部宣布吊销该报3名驻京的证,作为对该报发布诋毁、歧视性报道的恶劣行径、且拒不道歉的傲慢态度的回应。

  笔者注意到,在主流的批评声音之外,某些自媒体公号和个人打着“客观公正”的幌子,隐晦地指出,中国人并没有完全参透sick man在英语中的真正意思,委婉暗示中国反应过度。

  Sick man究竟是什么意思?经笔者查证,这一说法起源于欧洲。Sick man of Europe(欧洲病夫),指的是穷困潦倒面临严重经济问题的欧洲国家,它第一次出现被用在十九世纪深陷债务危机的奥斯曼帝国身上。而这也被普遍认为可能是sick man of Asia(亚洲病夫)的起源。

  笔者发现,sick man一词在当下,依旧被西方媒体广泛使用,用来形容一个国家或地区经济发展面临严峻问题,比如:

  2019年4月2日美国《外交政策》杂志刊登文章

  The American Empire Is the Sick Man of the 21st Century(美国是21世纪的病夫)

  2017年8月1日美国彭博新闻社发表文章

  The U.S. Is the Sick Man of the Developed World (美国是发达国家中的病夫)

  2019年4月18日英国《金融时报》发表文章

  Britain is once again the sick man of Europe(英国再次成为欧洲病夫)

  2018年12月17日英国《每日邮报》发表文章

  'France is now the sick man of Europe',says Polish minister(波兰外交部长:法国是欧洲病夫)

  2019年10月5日福克斯商业网刊文

  Germany becomes the 'sick man' of Europe(德国成为欧洲病夫)

  除了中国,菲律宾、泰国、新加坡、日本、印度尼西亚等国家都曾因经济滑坡遭遇困难被西方媒体称作sick man of Asia(亚洲病夫)。比如:

  2018年11月12日,日本周刊《日经亚洲评论》发表文章

  Philippines-'sick man of Asia' risks relapse(亚洲病夫菲律宾或再度经济崩盘)

  2014年5月28日美国彭博新闻社发表文章

  Thailand Risks Inheriting Asia's Sick-Man Tag on Unrest: Economy(泰国经济动荡,或成为亚洲病夫)

  2016年12月24日新加坡《海峡时报》发表文章

  Is Singapore the new sick man of Asia?(新加坡是新的亚洲病夫吗?)

  在上面列举的这些报道中,sick man指一个国家经济出现问题,虽然是一个贬义词,但并没有民族歧视的色彩。也正因如此,有一些人认为,这么多国家都被称作病夫,为什么只有中国反应这么大?明明就是中国人太敏感,不够自信,小题大做。

  也许,这些人视而不见或避而不谈的,是中国那段屈辱的近代史赋予sick man of East Asia(东亚病夫)的特殊含义。

  1896年,一名英国作者在上海的英文报纸《字林西报》中,用sick man of East Asia形容腐败落后、官僚主义的清政府,而彼时的中国已惨遭欧洲列强和日本的侵略。

  当时,著名学者、维新人士梁启超将其翻译为“东亚病夫”,表达对于清政府“麻木不仁久矣”的失望。此后,“东亚病夫”便紧密地与当时中国人由吸食鸦片导致的体弱多病的刻板印象关联起来,成为对中国人和中华民族的蔑称。在1972年上映的电影《精武门》中,李小龙饰演的陈真到虹口道场踢馆,把“东亚病夫”的匾额还给日本武士,也让这一中国人眼中具有污蔑、歧视性质的四个字更加广为人知。

  所以说,“东亚病夫”这个词,虽脱胎于西方,但在中国已被赋予不同的含义,关乎中华民族的尊严和情感。尤其是当它被用于讨论国际经济形势以外的场合。

  一个词本身或许并无对错,不具有感情色彩,一个词的意义往往取决于使用它的语境和意图。

  在《华尔街日报》这篇评论发表一周多以前,湖北省内包括武汉在内的13个地区已实行了史无前例的“封城”措施。中国做出巨大牺牲,举全国之力,打响了防控新冠肺炎疫情的人民战争,不仅为了维护中国人民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也是为了防止疫情向全球扩散蔓延,保护全人类免于病毒的侵害,体现了一个负责任大国的作为和担当。

  所以在笔者看来,《华尔街日报》这一令人瞠目的标题,恰恰暴露了这家媒体机构对于中国正在进行的全民战“疫”和中国人民民族感情的漠视和嘲讽,既不客观公正,也无道义和同理心可言。

  那些认为《华尔街日报》的标题无可厚非的人,必须明白,有些文字无法脱离特定的历史环境、文化背景和民族情感而存在,“亚洲病夫”也是如此。(中国网评论员 李小华)

杭州发票几个点  Powered By 要闻_南方网

  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