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发布> 新闻发言人谈话

河南工程承包发票

物资7.22亿美元!这三人上演高科技版“庞氏骗局”骗钱

】【

文章来源:百度知道 时间:2019-12-13 09:06:37  文章类型: 内容分类 :

  中 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当地时间10日,美国联邦当局宣布逮捕了三名非法经营加密货币的男子。官员称,这起“高科技庞氏骗局”骗走投资人约7.22亿美元。

  据报道,37岁的戈奇、38岁的维克斯和49岁的艾贝尔,分别在科罗拉多州、佛罗里达州和加州遭逮捕。目前不清楚这三人是否有律师。

  联邦检察官卡佩尼托(Craig Carpenito)在声明中表示:“起诉书称被告利用复杂的加密货币世界,借此占毫无戒心投资人的便宜。他们的做法是更现代的高科技庞氏骗局,并因此骗取数亿美元。”

  联邦检察官办公室指出:“戈奇和他的共谋者谈过,他们的目标对象是‘愚蠢’的投资人,他说他‘利用这些白痴建立起整个模型’。”

  该办公室称,支付给初期投资人的钱,其实来自后来加入的投资人的口袋,而非来自实际获利。

  据报道,三人从2014年4月经营“比特俱乐部网络”(BitClub Network)的生意至今,他们称从事加密货币合力“挖矿”,并承诺购买其股票的投资人会获得收入,若投资人招募新人进来还会获得奖励。

  挖矿指的是利用电脑解决数学问题,借此纪录虚拟货币交易。挖矿者可通过挖矿收到虚拟货币。不过当局表示,该网络承诺会发放钱其实是场骗局。

  这三人在新泽西州被起诉共谋贩售未注册证券,戈奇和维克斯还遭起诉共谋汇款欺诈。若前项罪名成立,最高恐面临五年联邦刑期,后者最高则为20年。

  联邦检察官办公室表示,除这三名诈骗份子外,还有另外两人遭起诉,但尚未被逮捕,也未公布两人姓名。

家具小儿推拿有风险 父母选择须谨慎

  半月谈微评:小儿推拿有风险,父母选择须谨慎

  日前,陕西西安一女婴接受推拿治疗后死亡一事引发媒体广泛关注。该事件真相尚在调查中,但小儿推拿这一新兴行业的乱象已引发不少质疑。

  小儿推拿是以中医理念为基础,运用手法刺激儿童穴位的保健方式。因为不涉及药物、对儿童较为安全,小儿推拿颇受群众欢迎,相关培训等商机也随之出现,声称可治疗小儿多种常见病的“小儿推拿店”生意红火。但是,相关资质如何认定尚存争议。前不久,一母婴平台称完成“小儿推拿师”培训并拿到证书只需12天,仅需20天即可实现月入过万。

  针对该平台培训周期如此之短,有医生表示难以置信。事实上,小儿推拿同样涉及大量专业的医学知识。专家表示,中医推拿是一个系统的学科,对治疗方法、适应疾病、治疗规范都有严格要求,不正当不正规的按摩不仅不能缓解病痛,反而会致残、甚至致死。婴幼儿身体极为脆弱,接受推拿应慎重,相关从业人员应具有从医资质。

  对此,相关部门应加强监管,严格核实小儿推拿从业者的经营资质,创新监管方式,开展规范的培训模式和考核机制,让这一新兴行业尽快走向规范。父母要意识到,小儿推拿店终归不是医院,推拿师亦不是医生,带孩子进行小儿推拿要慎重,尽量选择正规、被认可的机构。

  (半月谈评论员:张婉?)

住院费作业帮“新匠师”熊娟:让学生课上不走神就要“高频互

  熊娟,清华大学硕士,从教七年,既有线下面授经验,又有线上直播经验,所带学生遍布全国,其擅长的阶梯式教学方法,将复杂知识拆解,循循善诱,激发潜能,帮助学生由浅入深理解数学,一步一个台阶攀登数学高峰。多年来,她的学生不断步入理想学校,而她现今也成为作业帮小学数学部负责人,是作业帮在线教育“新匠师”之一。

  天生适合当老师

  她看起来就是那种适合当老师的人,样貌端庄又没有距离感,眼神里透着亲切,仿佛一个邻居家的姐姐。讲课时,她不疾不徐,用的是通俗易懂的语句,但几句话就能让学生听进去,然后恍然大悟。细致、温暖、能把一门不太好学的课讲得富有人情味,这样的一个人,可以满足大部分家长对一位老师的想象。久而久之,她就成了小学生口中的“小熊老师”。

  “小熊老师”熊娟在江西省一个小地方长大。初高中时,印象最深的是身边不遵守纪律或小聪明的同学被脾气暴躁的老师简单粗暴地管教,这些学生在老师的嫌弃和批评中,渐渐对学习失去兴趣,最后没能考上好的高中或大学。这让熊娟意识到,老师对一个人的影响有多大。从那时起,她便想,也许以后可以试着做一名好的老师。

  怀揣这个目标,高考后她进入本省的师范院校就读,随后又考上清华大学研究生,从江西到了北京。读研期间,越发对教育产生了兴趣。毕业后,当同学们出国深造时,她如愿进入教育行业,成为一个大培训机构的一名老师。

  初入教坛,熊娟面临的第一个挑战便是跟随一位分校校长,从零搭建一个校区。她第一次代表本年级上公开课,第一次负责教研教学任务,开设第一个线下班……

  “第一堂公开课,当时我印象很深。教室里前面坐满了学生,后面坐满了家长,对我来讲是个大场面,都有点不敢上。讲完之后,家长中有一位老先生过来跟我说,小姑娘讲得不错,比我们学校里老师讲的都好。我才知道,原来后面坐了一位数学老师。”

  对于一位老师来说,如何把课讲好只是第一步,有没有学生愿意跟着学,也是评判教师素质的重要指标。第一次正式开课,由于临近开学、大部分学生已经报了其他机构的课程,熊娟的班只有4位学生报名。“我在第一排特别尴尬,20人的教室只有4个孩子,后面坐了4个家长。” 她再一次证明了自己,每周上完课都陆续有两三个插班生进来,到学期末的时候,她的班已经招满了。

  “学生都是口碑传播,听说这个地方老师讲得好,就自己过来了,到春季完了之后,暑假的时候我已经开了6个班,每个班都是满的。”

  自那以后,熊娟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积累。她以优异成绩教授线下课两年,随后在北京开始探索最早的在线直播课,寻求教育方式的突破。“最早的直播都是小班授课,一个班20人就已经很卡了,网络传输画面也很粗糙,但学生覆盖面更广,湖南、山东的学生也可以听到我在北京的课程,感觉自己的能量可以无限放大。”

  加入作业帮后,她开始负责小学数学的整体工作,从教研教学到教师团队的搭建和培养,更加全局地思考在线教育如何用数据化来体察学生的学习情况。站在在线教育一线,她已经从当初那个适合做老师的新人,开始探索如何让现在的教育方式适合新一代学生。

  在线课的秘诀是高频互动

  说到在线教育,作业帮的小学数学同步课是行业的亮点产品之一。所谓同步课,就是完全按照人教版大纲和节奏进行的在线课程,再在基础上进行适当的思维拓展。由于我国多数地区使用同一版教材,可以保证课程的通用。这是作业帮专门研发的更适合全国众多学生使用的在线课程。

  与众多在线机构一样,作业帮的教学团队部分是来自线下的名师,都是教授培优或拓展出身,拥有良好的功底和经验。但什么样的授课方式是更适合在线教育的?熊娟对此颇有心得。

  “线下培优的学生都有一定基础,只要老师能够讲得好,奥数的难题都能接受。但在线上,学生的程度可能比老师想象的还要差,对我最大的影响是,上课要从更基础的地方一点一点讲解基础性的知识和内容,而不是去讲一些特别难的题目和大招,他们可能用不到。”

  这时候,内容的考量只是一方面,教课的技巧成为课堂“好看”的关键。“知识相对简单,作为老师就需要更为外化、幽默,甚至通过老师的演绎,去吸引学生的注意力。线上课程,学生的注意力没有那么强,所以你要时刻用动画、连麦等交互去抓住学生,让他关注你。”

  在线下时,熊娟就发现学生听课时走神是一个普遍问题,到了线上课,老师不能时刻看到学生的表现。为了解决这一课堂“顽疾”,她摸索出一套自己的教法,简而言之,要用好一个技巧:高频互动。上课时,她每隔几分钟或每讲一个知识点就会连麦、发互动题,保证学生对线上课堂的参与感,同时也可以更好地掌握全班的吸收程度。“高频互动”就像是一根绳子,能时刻把学生的注意力栓在自己的课堂上,从教学反馈的角度,也及时收集了更多学习数据。

  “很多在线老师不太注意互动,就是自己在那里讲。在我来之前,我们的老师一节课最多发四道互动题,现在,我们要求每个老师每节课要朝着八到十次的频次去做,我们称之为深度互动。”此外,熊娟还要求数学团队经常开放讨论区,发起投票,发各种表扬、激励榜单,让学生每5分钟和老师产生一次交互。在每次讲到关键点时,老师会抛出问题让学生思考,高频互动也成为了整个小学数学的特点。

  “讲基础的东西,它并不是考验你的功底,但它考验一个老师的课程设计能力。如何把一个事物讲得更有趣更易懂,引导学生跟生活结合加深印象,这是同步课的门槛。”

  如今,作业帮的小学数学同步课已经将动画剧情与教学知识点结合,让学生在情境中学习数学的理念,甚至还有知识闯关等孩子们喜闻乐见的形式。但熊娟和教学团队仍然在不断寻求更适合当下小学生的教育方式和课程。

  两周前,小学数学部举办了一场直播PK赛,团队把每位老师的在线直播课堂拿出来,逐一点评,共同探讨讲课这门技术活儿。“教学这件事上我们投入的精力更多了,设置的环节也更多了,保证比之前会更加精彩。”

  名师小问答

  问:作为一个老师,你的教育理念是什么?

  熊娟:我不相信那些所谓的大招和快速技巧。经常看到一些广告,“不需要打草稿,不需要记公式,带你秒题”。我说这是什么课,我也想报一个。教育不应该是这样的,它一定是慢的事情。我的教育理念就是教育它就是个慢活,就是靠你一点一滴地去引导孩子,才能慢慢地积累起一个能力,没有任何快速提升的技巧。

  问:是什么让你的课更容易被学生听懂?

  熊娟:教师讲课要换位思考。一定要假设你的学生可能这个点不懂,他可能会卡在哪个地方。成年人走楼梯,腿长,一下子迈三阶,但是学生腿短,可能需要一个台阶一个台阶上,所以需要把知识点铺垫做得更细,必须去换位思考。

  问:未来的在线教育会发展成什么样?

  熊娟:现在的在线教育,分班分级还不够细,基本都是三四个班型,但是有可能学生们其实是10个能力等级。未来我觉得在线教育还可以做到更加细致的分层,然后因材施教,实现更有效的提升。这是我对未来的一个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