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北仑区正规发票

吊车在荒凉大漠里,他们用一生守护千年前的瑰宝

来源: 第一财经     时间: 2020-01-29 14:37:29
【字体:

  在中国,有这样一群人

  他们或从海外留学归来

  或从名牌大学毕业

  却在最炙热的青春年华

  放弃更为优越的生活

  远离故土、告别亲人

  选择去人迹稀少的荒凉大漠里

  苦苦守候半个多世纪

  挽救了遭受数次劫难的中华文明宝库

  让曾经危在旦夕的

  “万佛之国??敦煌莫高窟”

  “起死回生”

  择一事终一生

  不为繁华易匠心

  在敦煌,时间变得既慷慨又奢侈

  面对穿越时光而来的莫高窟

  千年只是一瞬间

  而对于守护着敦煌的人来说

  要做成一件事

  动辄就是十年、二十年,甚至一生

  1956年,正读高二的李云鹤

  响应国家号召前往新疆

  本来只计划在敦煌逗留几日的他

  竟逗留了一辈子

  李云鹤

  当时被安排了一项非常艰巨的工作

  那就是文物修复师

  当李云鹤以新的身份

  开始仔细观察壁画时

  眼前的景象让他震惊

  几平米的壁画会突然砸下来

  风一吹的时候

  四壁上破损的壁画

  就像雪片一样哗啦啦地往下掉

  看着壁画在眼前灰飞烟灭

  李云鹤急得眼泪都掉了下来

  一刻也不能再等了

  必须马上把这些文物保护修复起来

  可当时,既没有技术更没有材料

  他开始一次次尝试

  一次次摸索

  硬是靠着自己的双手发明出了

  小滴管、纱布包、注射器

  在日复一日的精雕细琢下

  莫高窟里被病害缠身的壁画和塑像

  慢慢开始“起死回生”

  他耗费了自己64年的时间

  让4000多平米壁画

  和500多尊塑像“起死回生”

  64年对于一个人来说已是一生

  对于1600多岁的敦煌而言

  只是一瞬

  莫高窟一共4.5万平米

  李云鹤忙碌了一辈子

  也就只修复了不到十分之一

  潜心积淀

  穿越千年对话文明

  上世纪八十年代

  更多的年轻人成为“莫高窟人”

  18岁的吴健成为一名文物摄影师

  24岁的娄婕从西安美院毕业

  怀揣着当艺术家的梦想来到敦煌

  很快,他俩都觉得自己委屈

  吴健觉得拍照片算不上艺术

  娄婕认为临摹别人的作品根本不算创作

  当时的院长段文杰对他们说

  “年轻人,喝惯这儿的水

  吃好这儿的饭

  先做敦煌人,十年以后再说创作”

  十年,在这荒漠上能做什么呢

  娄婕在想,吴健也在想

  敦煌158窟里中长15.8米的涅?像

  是莫高窟里最大的卧佛

  也是大家眼中最美的佛

  可如何通过一张照片

  体现出涅?像

  神情安详的神韵和意境

  吴健尝试了很多角度

  却怎么也拍不出来

  吴健每天从宿舍到洞窟

  两点一线地奔波

  日复一日地尝试

  近十年的时光从快门中滑过

  直到一天下午

  他终于找到了那束光

  那束光穿透了千年洞窟的黑暗

  刚好映在了佛祖的嘴角上

  那一瞬间,吴健有些错愕

  光芒仿佛带他穿越了千年

  他赶紧按下快门

  一张前所未有的涅?像

  被记录在了胶片上

  那束光是吴健用无数个晨昏昼夜

  丈量过的千年时光

△吴健凭借这张卧佛照片获得“中国摄影金像奖”

  时间让吴健找到了那束光

  也让躁动的娄婕静了下来

  1989年

  娄婕接到了临摹莫高窟第3窟南壁

  千手千眼观音的任务

  这是敦煌现存唯一以观音为主题的洞窟

  中国人物画中的线描手法

  几乎浓缩在这一面壁画上

  原本学油画专业的娄婕

  发现自己拿了十几年的画笔

  突然在手里陌生起来

  连一根线都画不流畅

  她大哭了一场,把毛笔扔出去很远

  那时候她才猛然领悟到

  就是这样一根看似简单的线

  才是东方壁画线描最大的魅力

  为了寻找到千百年前

  画工在创作时的心境想法和运笔气势

  娄婕从画圆圈开始练习

  时光从她的毛笔尖上流淌而过

  画布擦去了往日的烦闷与焦躁

  慢慢地,娄婕落笔后的一切

  变得不一样了

  一幅8.4平方米壁画

  她用四年光阴才完成了临摹

  她和莫高窟的艺术家们不断探索和研究

  现在已经完成复制原大洞窟15个

  壁画临本2200多幅

  时间在这些莫高窟人的眼里

  是积淀、是历炼

  是只有潜下心来抛却杂念

  才能有机会和千年的华夏文明对话

  与毁灭抗争 留住敦煌

  1998年,年近60岁的樊锦诗

  成为继常书鸿、段文杰之后的

  第三任院长

  眼看着壁画和塑像一天天变化

  樊锦诗心里着急

  “莫高窟是人类的无价之宝

  万一有闪失,我们就是罪人”

  一边是千年文物亟待保护

  一边是百万游客期待观赏

  樊锦诗开始琢磨着

  怎么把洞窟里的瑰宝

  搬到洞窟外面给游客参观

  2000年前后

  计算机开始进入中国老百姓的家庭

  樊锦诗一接触到信息技术

  脑海里产生两个大胆的构想

  一是要为每一个洞窟、每一幅壁画

  每一尊彩塑建立数字档案

  利用数字技术永久保留莫高窟的“容颜”

  二是以球幕电影的形式

  让观众以身临其境之感

  近距离体验和欣赏洞窟文物

  尽管当时反对的声音很大

  但樊锦诗做事只有一个标准

  只要对保护莫高窟有好处

  克服万难也要上

  2006年,敦煌研究院

  成立数字研究中心

  用了整整七年时间

  拍摄了10万张单张照片

  才终于完成了27个洞窟的数字化

  2015年7月,数百人的团队

  用4年的时间成功创作出了

  20分钟球幕影片《梦幻佛宫》

  500平米的超大球幕

  使观众恍若置身于

  一个个异彩纷呈、如梦如幻的

  洞窟之中

  2015年8月,外观造型飘逸灵动

  与周围环境浑然一体的

  莫高窟数字展示中心正式投入运营

  这是樊锦诗带领着莫高窟人

  用12年的时间

  在戈壁上创造的奇迹

  2016年4月“数字敦煌”上线

  高清数字化内容向全球发布

  游客在电脑前

  就可以看到莫高窟清晰全景

  就宛若在石窟中游览一般

  在这些巨大工程一一落地的时候

  樊锦诗已经快80岁了

  劳累奔波半个多世纪

  她为敦煌做了她所能做的一切

  我心归处是敦煌

  如果说76年前

  岌岌可危、濒临消失的莫高窟

  是民族的阵痛、是国之伤心史

  那今天熠熠生辉、重焕光彩的莫高窟

  不仅是中华民族的骄傲

  更是人类文明的骄傲

  而今天所有这一切

  我们不能忘记这背后的一群人

  一代一代赓续相传的

  “敦煌守护人”

  从新中国成立前的18人

  到如今的1463人

  樊锦诗曾经这样描述敦煌的守护者

  “没有可以永久保存的东西

  莫高窟的最终结局就是不断毁损

  我们这些人用毕生的生命所做的一件事

  就是与毁灭抗争

  让莫高窟保存得长久一些

  更长久一些”

  老一代的莫高窟人

  用坚守和奉献传承着莫高精神

  而新一代莫高窟人

  更肩负着担当和创新

  2020年1月17日

  中共中央宣传部

  授予敦煌研究院文物保护利用群体

  “时代楷模”称号

  今天,当我们站在戈壁深处

  为千年光阴留下的瑰宝惊呼时

  当我们站在九层楼下

  听风铃作响、遥望星空时

  不应该忘记他们

  把敦煌当做一生归宿的“守护人”们!

石油春节期间北京将举办文艺演出312场

  中 ( 于立霄)1月24日-30日春节期间,北京将举办营业性演出125台、312场,为首都市民提供精彩纷呈的文化大餐。

  戏曲名家聚首贺新春

  从大年初一到正月十五,京津冀三地戏曲院团带来31台精彩剧目,分别在全国地方戏演出中心、梅兰芳大剧院等场馆集中展演31场,涵盖了京剧、昆曲、评剧、北京曲剧、河北梆子等剧种。

  其中,北京京剧院在天桥剧场上演的“迎新春-京剧名家名段演唱会”,汇集了迟小秋、谭孝曾、谭正岩、康万生等多位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带来《万年欢》《武家坡》《断密涧》《二进宫》等经典京剧选段,为首都观众献上一台戏曲艺术的视听盛宴。

  河北省石家庄评剧院一团的《三滴血》和《墙头记》把京城观众并不熟悉的剧目和演员推上前台。天津市青年京剧团也将首次来到全国地方戏演出中心,上演程派名剧《锁麟囊》、马派名剧《四进士》、张派名剧《状元媒》、叶派名剧《吕布与貂蝉》。

  此外,全国地方戏演出中心还将举办包括戏曲服装、脸谱化妆、摄影等内容在内的沉浸式戏曲主题互动体验活动,让戏迷朋友们零距离感受传统戏曲的魅力。

  国家京剧院将在梅兰芳大剧院上演经典折子戏专场,精心挑选了脍炙人口,并能充分展现流派艺术魅力的经典唱段,包括《锁麟囊》《龙凤呈祥》《遇皇后打龙袍》《红鬃烈马》《大探二》等。在国粹经典中呈现新的愿景,在新的愿景中传承艺术经典。

  迎春音乐会百花齐放

  大年初一,著名指挥家高伟春和数十位国内一流的演奏家们,在北京音乐厅为观众奉上一台“春节序曲?中外经典名曲新春交响音乐会”,甄选适合全家老少共赏的中外经典名曲。由中国音乐家协会爱乐乐团合唱团与王静、陈苏威、张爱、崔蕊等多名著名歌唱家带来的“2020欢乐颂?名家名曲北京新春音乐会”在北展剧场上演,唱响《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怀念战友》《我爱你,中国》等经典老歌。

  “春之歌-北京管乐交响乐团音乐会”和“燃情岁月新春大拜年音乐会”在国家大剧院音乐厅相继上演,《鸿雁》《映山红》《难忘的旋律》等经典名曲不断,奏响新春华美乐章。

  由姜嘉锵、程志、韩芝萍、王静、余庆海等众多著名音乐家登台中山音乐堂,共同唱响“共和国之恋-著名歌唱家经典名歌新春演唱会”,用中国人耳熟能详的时代乐曲,为春节增添更多文化色彩。

  亲子音乐节精彩纷呈

  1月26日至29日,中国木偶艺术剧院先后带来原创的大型经典神话舞台剧《精卫传奇》《少年孔子》,让小观众们了解中国的传统文化,获得成长的感悟。

  中国木偶剧院小铃铛剧场接连演出10场课本剧《糖果屋》《熊猫和小鼹鼠之小鼹鼠寻梦记》。中国儿童艺术剧院将在中国儿童剧场上演5场大型儿童剧《宝船》,该剧是文学大师老舍创作的唯一一部儿童剧作品,经过三次全新排演,更富于神幻色彩和儿童情趣,从内容到形式均体现了浓郁的中国文化特色。

  中国儿童艺术剧院出品的首部亲子音乐剧《小蝴蝶的妈妈在哪里?》将在假日经典小剧场演出,由国家一级编剧冯俐担任编剧,是一部充满温情童话的适合低幼年龄小观众剧目,同时还蕴含着丰富的生命哲理,让更多孩子在剧场中享受属于他们的时刻。

  由天津宝艺带来的热播动画改编剧目《葫芦兄弟》《海底小纵队5:深海探秘》《奥特曼:宇宙之光》分别在北京剧院和天桥剧场上演。

  国际芭蕾舞团各展绝技

  国家大剧院歌剧院将连续上演8场爱尔兰踢踏舞《王者之舞?危险游戏》,著名舞蹈艺术家迈克尔?弗莱利将创新的凯尔特音乐、巨型辐射平面屏幕、跳舞机器人等精彩元素融为一体,用强烈的戏剧张力,演绎出爱尔兰的历史传奇。

  俄罗斯五大芭蕾舞剧院之一的俄罗斯国家模范芭蕾舞团将在北京剧院上演新春芭蕾儿童版《天鹅湖》,在充满诗情画意的舞蹈和音乐中,开启孩子们对舞蹈艺术的热爱。

  北京保利剧院将接连奉献两台经典芭蕾舞剧《吉赛尔》《天鹅湖》,由俄罗斯芭蕾舞剧院演绎,让首都观众在经典芭蕾的浪漫氛围中开启崭新的一年。

  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的温情大戏《全家福》,时隔7年再度在首都剧场上演,该剧根据叶广芩同名小说改编,由冯远征、王长立、梁丹妮等出演,讲述了老北京古建行里,一群人的悲欢离合,从中折射出国家和社会的发展变化。

  由开心麻花出品的独角音乐喜剧《求婚女王》,天津市北纬零度文化艺术有限公司带来的喜剧作品《你若安好,那还得了》《二八八的别结婚》《别碰那把枪》,将分别在开心麻花磁剧场和北京剧空间剧场上演,让观众在开心的笑声中过大年。

木工机械备受互联网巨头追捧的 数字中台究竟是什么

  备受互联网巨头追捧的 数字中台究竟是什么

  行业观察

  陈永伟

  最近一两年,“数字中台”这一概念突然火了起来。不仅腾讯、阿里巴巴等互联网巨头纷纷着力建设数字中台,很多中小型互联网企业也开始在内部引入数字中台。

  与数字中台概念火爆相随的,是中台服务行业的迅速成长。据艾瑞咨询公布的《2019年中国数字中台行业研究报告》,2018年我国数字中台服务市场的规模仅为22.2亿元,但到2022年底,该市场规模有望达179.4亿元。未来,这个行业甚至可能成长为一个千亿元级别的市场。

  那么,如今火爆的数字中台到底是什么?它究竟有何用?企业又该如何建设自己的数字中台?

  中台最早被应用于军事领域

  从渊源上来看,中台其实是个外来概念。在英文中,它所对应的单词和“平台”是相同的,都是platform。由platform的含义,我们不难得知,它的作用主要是连接、沟通。不过,与一般的platform不同,中台是构建于企业内部的,位置处在前后台之间,故而得名。

  最初,中台主要被用在军事指挥上。在现代战争中,军队的单位变得越来越小,不同军种间的微观配合变得越来越频繁,因此传统的指挥模式就不适合这种作战方式了。为适应这种变化,美军率先发明了指挥中台,对前方作战单位进行统一协调。在多场局部战争中,这种中台策略都发挥了重要作用。后来,这种方式逐步被企业学习并采用。

  就笔者所知,在国内企业中,阿里巴巴是最早采用数字中台的。2015年,该集团创始人马云参观了著名游戏公司Supercell(超级细胞)。在参观期间,他被这个仅有200人公司的高效所深深震撼。于是,他决定学习Supercell的做法,对阿里巴巴进行中台化改造,组建了“共享业务事业部”(Shared Services Platform),通过这一部门沟通前端的业务部门和后端的云平台。这次改革极大地提升了阿里巴巴内部各部门间的协调能力,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其内部各部门间在数据、产品等资源的共享。阿里巴巴的这种做法,很快被其他企业所效仿,由此催生了现在的“中台热”。

  从构架上来看,数字中台包含人和物两方面。所谓人,是指居于企业内部,进行部门协调的人员;所谓物,指的是对企业内部业务进行协调的软硬件系统。对于一个完整的中台来说,这两者缺一不可。

  中台蹿红与互联网商业模式有关

  为什么数字中台会突然在互联网企业中火爆起来?究其原因,这和互联网企业的商业模式有关。我们知道,平台模式是互联网企业最乐于采用的商业模式,而采用平台模式会带来几个重要的后果。

  首先,同一个平台企业往往需要面临多个不同的市场,分处在不同市场的业务很可能差异巨大。其很可能导致,不同业务之间的工作人员缺乏沟通,使企业内部合作很难进行,企业合力难以发挥出来。这就需要在企业内部由一个数字中台来实现部门间的沟通、打破部门间的隔阂。

  其次,采用平台模式的企业常会通过“平台包抄”战略,借助在原有市场上的优势进入新的市场。这就意味着企业随时可能“长”出新的业务线,使得原有的组织架构难以适应新变化。面对这种情况,企业当然可以通过调整组织架构来应对,但一般来说,这样做的成本是巨大的。如果采用了中台化战略,那么就可以在维持企业架构稳定的前提下,推进业务不断发展。

  最后,对于多数平台企业来讲,数据都是最宝贵的资源。然而,在传统的企业组织架构之下,企业各部门、各市场之间的数据往往是不流通的,甚至数据的搜集和存储也各有各的规矩,“数据孤岛”现象十分明显。这样一来,企业就很难综合利用自己搜集到的数据信息来进行决策。而在建立数字中台后,企业就可通过中台实现不同部门之间数据的同质化处理,让数据在企业内部流动起来,这样就能大大提升企业利用数据的效率。

  相关投资建设需理性分析

  虽然数字中台概念十分火爆,但作为对企业内部资源进行整合的一种方式,其本身具有很强的特殊性,并非适合所有企业,也不是所有企业都需要建中台。如果有些企业不顾自身实际情况,偏要凑热闹,为建数字中台而建数字中台,其结果很可能适得其反。

  究竟什么样的企业需要建数字中台?

  总体而言,它至少需要满足如下条件:首先,企业的业务范围应该比较广,不同业务间的独立性比较强、沟通难度较大。其次,企业对于迅速反应的诉求比较高。再次,数据在企业的决策中扮演的角色较重,不同部门间的数据隔离现象较为严重。笔者认为,只有满足了上述条件,投入资金去建设数字中台才比较划算。

  那么,企业应该如何建设数字中台?

  笔者认为,对于这个问题,并没有一个标准的答案,需要根据具体情况而定。公司在推行中台战略时,必须要将顶层设计与底层推动有机结合起来。尽管如此,在建设中台的过程中,如下两项原则是值得重视的。

  首先,企业要有自上而下的顶层设计,统筹考虑外部需求环境、业务发展阶段、能力属性以及与组织形态的匹配性,以保证数字中台可以通过较强的执行力来打破部门的藩篱,执行企业决策。

  其次,企业应当充分调动部门的积极性和能动性,与数字中台形成良性配合,从而保证数字中台的协调效果可以在不同部门体现出来。

  (作者系《比较》杂志研究部主管)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第一财经 粤ICP备06136098 网站标识码6231009207
主办:第一财经 协办: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第一财经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