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发布> 新闻发言人谈话

吴中区正规发票

建筑设计国际锐评:某些美国议员难道想当暴恐分子代言人?

】【

文章来源:新闻中心_东莞新闻网 时间:2019-12-11 23:39:10  文章类型: 内容分类 :

  国际锐评丨某些美国议员难道想当暴恐分子代言人?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旗下的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最近播出两部关于新疆反恐的英文纪录片,真实展示了暴力恐怖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给新疆带来的危害,在海内外引发轰动。不少人想了解的是,面对血淋淋的暴恐事件,那些鼓噪美国国会通过所谓“2019年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的美国议员们不知有何感想?

  真相面前,美国某些议员对新疆反恐和去极端化政策的污蔑,利用“双标”对恐怖主义与极端主义的纵容,表明他们正在有意无意地沦为暴恐分子代言人!他们的所作所为,严重违背人类道义与良知,这些人还有没有基本的人类道德底线?

  最近一年多来,美方一些人挖空心思炒作新疆话题,企图“以疆制华”。就在最近这个所谓涉疆“法案”通过前后,又一些美国议员充当起跳梁小丑。比如,美国国会众议员史密斯污蔑中国政府在新疆“大规模拘禁上百万人”,美国国会参议员卢比奥攻击中国政府“将新疆变成一个强迫劳动营”,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甚至妄言“中方对待维吾尔人的方式激怒了全世界的集体良知”。

  这些政客们的信口雌黄,令人深感造谣的最高水平,真是什么话都敢编啊!人们要问:这些压根就没到过中国新疆的美国议员,怎么会如此信誓旦旦地捏造事实?他们到底如何认定“恐怖主义”?难道只有发生在美国本土、类似“9?11”事件的悲剧,才能算作恐怖主义?难道中国为维护民众根本利益而采取的预防性反恐措施,就要被污名化?

  经历过“9?11”这样的恐袭灾难,美国一些人本应对恐怖主义有切肤之痛,本应对国际反恐合作的必要性和紧迫性有着更深刻的认知。然而,狭隘的反华意识与顽固的冷战思维,却让美方一些议员昏了头,甚至突破了基本的人类道德与文明底线!即便美国国内面临着种族歧视严重、枪支泛滥、社会暴力频发等诸多人权问题,他们仍以“人权卫士”自居,大言不惭地对新疆问题说三道四,其作派是何等荒唐而虚伪!

  即便中方播放的纪录片还原新疆真实反恐场景,这些议员们仍像把头埋在沙子里的驼鸟一样,不愿看也不愿听。而他们此前的种种言行,实际上已成为暴恐分子的帮凶。就像看过这两部涉疆英文纪录片的外国网友所评价的:在发表关于新疆问题的言论前,请看看这两部纪录片。

  确实,纪录片所展示的大量原始画面,有助于国际社会更加深入了解新疆问题的来龙去脉,充分理解中国政府反恐措施的必要性和正当性,也会进一步看清:涉疆问题绝不是人权、民族、宗教问题,而是反分裂和反暴恐的问题;新疆反恐从不与特定地域、民族、宗教挂钩,而是为国际反恐事业作出的重大贡献。以新疆设立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为例,参加过学习的教培学员已全部结业,在政府帮助下实现了稳定就业。去年底以来,来自70多国的一千多位人士相继参访新疆,不少人通过与教培中心学员的交流,纷纷称赞新疆反恐、去极端化工作经验值得借鉴。这样一个获得国际社会广泛认可的重要预防性反恐措施,竟然被西方那些政客与媒体污蔑成“集中营”,这不是对恐怖主义、极端主义赤裸裸的袒护和纵容么?试问,到底是谁激怒了“全世界的集体良知”?!

  “9?11”事件殷鉴不远。奉劝美方某些议员切莫丢了良知,成为国际反恐正义事业的绊脚石。西方有句名言,自己酿的苦酒自己喝。如果某些美国政客执迷不悟,一意孤行,非要站到道义与良知的对立面,到头来只会遭到历史的戏弄和惩罚。

建筑材料环境友好型生态金属表面处理剂科技评价会召开

  中 今日,由广东安绿美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发明,经中国高科技产业化研究会进行评价的“一种环境友好型生态金属表面处理剂”科技成果评价会在北京召开。科技部、工信部、生态环境部、农业农村部、发改委国家节能中心等部门专家共同参加了本次评价会。

  广东安绿美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李红芳表示:随着经济的发展和人类环保意识的进步,我国对工业生产过程中的高效能、环保性以及安全性等方面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在金属表面清洁处理时,如对金属表面要去油去污除锈上膜等工序,对操作的便捷性(如减少处理槽的重复操作)、人员健康(处理剂是否有刺鼻气味、对皮肤是否有腐蚀)和处理后的排放废水废渣环保无害等要求越来越高。

  李红芳说:“在金属表面处理过程中,化学清洗法使用最广,但仍以硫酸、盐酸和氢氟酸等强酸为主,这类处理剂清洁效果好,价格低廉,但对操作人员身体健康有很大影响,且对工厂周边环境也会产生污染,需要开发处理效果好、绿色环保的金属表面处理剂。”

  据李红芳介绍,公司研发的铁通一号,是一种环境友好型的生态金属表面处理剂。铁通一号清洗无毒无害,槽液消耗低,可循环添加,极少危废和污染产生,油污与锈渣自动溶解,实现主剂自洁,而且简化了清洗工序,节约能源,减少了操作人员重复劳动量。因而,铁通一号大大满足了工业生产制造中高效能、环保性以及安全性的需求。

  在此次评价会上,评价机构严格按照科技部《科学技术评价办法》的有关规定,按照科技成果评价的标准及程序,本着科学、独立、客观、公正的原则,组织专家对该项科技成果进行了科技成果评价。评价委员会听取了创合未来“一种环境友好型生态金属表面处理剂”项目完成单位的技术总结报告,对评价资料进行了审查,经严格质询和充分讨论形成了评价意见。

  评价委员会成员一致认为广东安绿美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发起的“一种环境友好型生态金属表面处理剂”在安全性、高效能、环境保护性等方面项目优势明显,解决了传统化学处理剂带来的污染问题,大大提升了技术和产品应用领域的实用性,提高了用户使用的接受程度,解决技术产品性价比高,易于批量生产,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显著,评价委员会认为该项目技术?到国际先进水平,并建议企业进一步加强加快成果推广应用。

金属冶炼“厕所沉尸案”被告获无罪再上诉:想彻底洗清罪名

  12月10日,天山南麓的新疆库尔勒最低气温已达到零下12℃。上午十点,李建功和妹妹李翠红赶到生产建设兵团第二师法院,将提前摁好手印的上诉状提交给法院,对无罪判决进行上诉,请求法院改变无罪判决的理由,由“疑罪从无”改为“彻底无罪”。

  一周之前,第二师法院公开再审宣判李建功案,失去自由12年之久的李建功被改判无罪,当庭释放。李建功的代理律师王誓华认为,“李建功案不应该是‘疑罪从无’的判决,而应该是彻底的无罪。”法院认定其犯故意杀人罪“证据不足”是错误的。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从多位法律界人士处了解到,原审被告人改判无罪之后再上诉的现象并不多见。李建功说,上诉是为了把他的案子“彻底搞清楚”。

  回顾

  新疆“厕所沉尸案”被告改判无罪

  重获自由后,51岁的“洗冤者”李建功发现自己已经“一无所有”:出事前的房子已经被拆迁,妻子改嫁,自己在监狱里落下一身病。外面的世界也是陌生的,12年过去,库尔勒的街道他都已经不认识了,出门办事都得妹妹李翠红带着。

  李翠红说,哥哥现在暂住在母亲家里,吃饭吃得很少,说话总是“翻来覆去地说”。她和家人都支持李建功继续上诉,“因为这样(现在的判决)相当于还是怀疑他,万一以后别人家出了什么事,可能还会找他。”

  李建功案事发于12年前。2007年12月,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库尔勒垦区公安局刑警大队接到29团派出所报警,当地居民在一水泥厂厕所粪坑内发现一具尸体,死者头部有钝器击打伤痕。经辨认,死者系水泥厂一名75岁退休女工。6天后,居住在附近的39岁银纺公司员工李建功被刑事拘留,警方怀疑其案发当日与死者发生冲突后杀人。

  2008年7月9日,兵团第二师中级法院一审判处李建功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同年11月7日,新疆高院复核裁定,维持一审判决。李建功服刑后,即向新疆高院提出申诉,称没有作案,他称在审讯期间遭“逼供”。

  2016年7月28日,当地检察院对李建功案立案审查。2018年7月10日,当地检察院向新疆高院提出检察建议。同年12月,新疆高院做出刑事裁定,认为该案主要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决定将该案发回第二师法院再审。

  2019年11月24日,该案在第二师法院再审,当庭认定李建功全部19份有罪供述的询问笔录为非法证据,并予以排除。12月3日,“库尔勒沉尸案”再审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二师中级人民法院宣判,法院宣布改判原审被告人李建功无罪,当庭释放。

  对话

  “洗冤者”李建功:一定要把罪名洗清

  封面新闻:出狱这一周感觉怎么样?

  李建功:还可以。就是去哪里都找不到路,都得我妹妹带我出去,外面都不认识了。变化大啊,以前人民商场哪有那么高啊。我吃饭吃得少,我妈就说我,别胡思乱想,该吃就吃。我女儿见我一直哭,这几天她好起来了,还劝我好好吃饭。

  封面新闻:你现在身体怎么样?

  李建功:前几天去医院检查查出有肺炎。还有就是腿还是麻木,走路就麻麻的,走走就要休息一会。眼睛也是看东西迷迷糊糊的,经常流眼泪。

  封面新闻:为什么无罪之后还要上诉?

  李建功:我们一定要把这个事情搞清楚,好好说明白,要不然别人还是怀疑我。不是我搞的这个事情,一定要把罪名洗清。这个事情把我关了10几年,啥也没有了,老家房子也没了,拆迁拆掉了,赔了一套房子,我前妻在住,跟我离婚了。

  封面新闻:你下一步准备怎么办?

  李建功:我现在腿走不动,想干(工作)也干不成了,想着能不能提前退休。我进去时候30多岁,现在50多岁,干不成了。下一步还要追责,对我“逼供”的那几个人必须追责。

  声音

  李建功律师王誓华:全案没有一份证据指向李建功涉嫌犯罪

  李建功的代理律师王誓华告诉,该案排除非法证据后,没有任何一份证据能指向李建功犯罪,一审法院认定其犯故意杀人罪“证据不足”是错误的。

  王誓华表示,曾在会见李建功时看过其伤疤。王誓华认为,此案定罪证据存在诸多疑点,指控证据中没有客观证据能指向李建功作案,包括死者死亡时间、地点均有疑问。

  注意到,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的规定,被告人被判无罪有两种情况,分别是该条第二项的“依照法律认定被告人无罪的,应当作出无罪判决”和该条第三项的“证据不足,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作出证据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的无罪判决”。判决书显示,改判李建功无罪的依据是第三项,也就是人们熟知的“疑罪从无”条款。

  “我们认为应依据刑诉法第二百条第二项认定李建功无罪。”王誓华告诉,第二师法院判决确认,对李建功19份讯问笔录和其女儿的5份询问笔录为非法证据,并全部予以排除。那么,全案没有一份证据指向李建功涉嫌犯罪,对其杀人事实的指控就是“零”证据。

  王誓华解释说,“证据不足”的前提是要有直接或间接证据指向上诉人犯罪,只是达不到建立可以认定事实的证据体系。“而本案在排除了非法证据以后,就没有任何一份证据指向李建功了,所以谈不上证据‘足’与‘不足’问题。”

  而在该案事实部分,王誓华律师也认为不存在“事实不清”问题,“李建功没有杀人的事实清楚,事实不清楚的是被害人被谁所杀,而被害人被杀的事实不清楚不能减损李建功没有杀人的事实。”

  李建功妹妹李翠红告诉,李建功和家人不能接受法院判决中对案件“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表述,“因为这样相当于还是怀疑他,万一以后别人家出了什么事,可能还会找他。”

  王誓华表示,法院判决李建功无罪,当庭释放,虽使案件达到应有的社会效果,但在法律效果上留下了遗憾。“法庭未能在本案中精准适用法律。”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 代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