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发布> 新闻发言人谈话

萧山区钻探设备发票税点

增值税普通科教时评:看不见的指标更值得关注

】【

文章来源:新闻频道21CN 时间:2019-12-14 14:15:28  文章类型: 内容分类 :

  【科教时评】看不见的指标更值得关注

  赵春青 画

  近日,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公布了2018年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2018)测试结果。在这项面向79个国家和地区约60万名学生的测试中,我国北京、上海、江苏、浙江四省市作为整体,取得全部3项科目(阅读、数学、科学)的第一名。

  三年一放榜的PISA测试,从分数排名上能一窥国家教育质量高低,每次都能引起舆论热议。这次参评的北京、上海、江苏、浙江四个省市是我国基础教育改革的排头兵,这些地方的学生参评取得好成绩,证明了我国基础教育改革成效显著,有利于我们明确优势,增强自信。但报告所反映的一些事实,也值得反思。如报道中指出,我国学生总体学习效率不高,学生幸福感偏低。

  我国学生尽管成为“全球学霸”,却并不快乐,这让人感到淡淡的忧伤。如今,教育竞争日趋白热化,孩子们在看不见硝烟的战场上冲锋陷阵,这些承受着巨大压力,对学习充满热情的孩子,他们究竟快不快乐,好成绩能否带来直抵心底的幸福感,却被很多家长、老师选择性忽视了。

  前段时间,深圳一所中学的校运动会上,初二某班学生打出横幅??“我爱学习,学习使我妈快乐”,被有媒体称作“令人捧腹的忧伤”。如今,“不学习,母慈子孝,一学习,鸡飞狗跳”的段子此起彼伏,装点着我们的生活。大多数家有学童的家庭,都会在孩子学习上投入较多的精力,这一点PISA测评中也有反映,“家长高度重视学生教育,学生家庭教育资源有保障,情感支持待提高”。当父母在孩子的学习上投入过多的关注与期待后,孩子的成绩就不是小事,而关乎父母教育的“成败”。这样的压力传导与厚重期待,虽然给予的出发点是为了孩子好,但对孩子而言,却可能转变为学习是为了“我妈快乐”。

  在学习这件重要的事上,怎样使孩子和父母都感到快乐,需要父母在尊重和理解的基础上去沟通,在犯错和纠正中不断调整。当学习不是枷锁,学习的驱动力不是讨好父母,在教育中顺应孩子的天性和特点,这样学习兴趣才会有生命力。

  而在孩子学业之外的精神培育上,也需要家长以及学校唤起更多的共识,付出更多的行动。PISA指出,我国学生学习效率不高,这其实与幸福感直接相关。当孩子为了取得好成绩,无暇顾及自己的精神家园,没有时间进行有趣的活动,自然就缺乏机会去大千世界试错、探索,这也在无形中减弱了他们自我觉知、获取幸福有关的能力,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精神视野、眼界格局。这些与精神气质、心灵情感有关的内容,看不见、摸不着,是那些追求量化的教育评价指标所体现不出来的,却往往关系一个人能否行稳致远,能否收获美好的未来。

  教育不该只有一把只会衡量成绩的标尺。站在人生的长路上看起点,我们会发现,幸福比优秀重要,因此,我们要关心那些成绩、排名等显性指标,更要多关注孩子知识背后的精神世界。正如有学者所言,“好的教育要主张人的尺度、人的立场、人的价值、人的温度。”

空调设备将市场涨跌与新股发行挂钩不可取

  新股发行是发挥资本市场资源配置功能,服务实体经济的最直接手段,对推动高质量发展,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少数人将股市下跌、亏钱同新股发行联系起来,进而认为企业上市融资及老股东减持造成二级市场下跌的观点与事实不符,让新股发行常态化给市场波动“背锅”并不可取

  在新股保持常态化发行的情况下,今年以来大盘股接连上市,引发不少投资者热议。市场议论的焦点集中在几方面:新股发太多会不会有“抽水”效应?科创板上市企业数量增加,是否加剧二级市场波动?一个鲜有新股、退市的市场财富管理效应怎样?

  无论从纵向历史视角,还是从横向视角比对,A股今年的IPO市场均未出现违反常态、违背市场规律的现象,将市场短期涨跌与新股发行常态化挂钩并不可取。

  从募资总额和上市企业数量来看,今年的各项指标在过去10年里并不出众。中信建投数据显示,近10年IPO发行的最高峰是2010年,当年IPO发行347家,募集资金总量4873亿元。自2015年IPO重启至今,IPO年度募集资金量处于1300亿元至2300亿元区间内,其中区间最高峰出现在2017年(IPO发行438家,募集资金总量2301亿元)。

  与去年同期相比,今年A股IPO市场看似变化较大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募资额和企业数量均出现明显增加,给投资者以大盘股发行“过密”、上市企业数量“过多”的错觉。前11个月,共有174家中国企业在A股IPO,同比增加74%,募资金额逾2000亿元,同比上涨50.14%。其中,科创板IPO数量已达56家,募资总额逾700亿元。

  从横向视角看,与同期的港股、美股市场相比,A股IPO融资额也不大。前11个月,港股市场成为中国企业在全球资本市场中IPO募资规模最大的市场,接近全球IPO募资规模的49%,共有114家企业募资总额近2200亿元,美股的中国企业IPO募资总额约为220亿元。同期,港股、美股的走势并未受到IPO规模的影响出现大幅波动。可见,将A股短期震荡归咎于新股发行常态化没有道理。

  今年A股的发行节奏平稳,发行行业相对均衡,并未出现过度干预下的反常节奏。相反,在新股发行常态化下,监管部门坚持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不随意暂停新股发行,通过调控发行家数、融资规模等,在一定程度上使A股市场的融资额总体保持在稳定区间内,给拟上市公司、二级市场投资者、中介机构等市场参与各方以稳定的预期。只有政策预期先稳住了,市场参与各方才可能放手交易、归位尽责、活跃市场,把精力集中在自己的功课上,磨练风险管理和应对能力,进而使市场具有估值定价功能。

  从财富管理效应视角看,新股发行市场既不该停,也不能一曝十寒。一方面,市场有进有出,吐故纳新,才能实现“流水不腐”,投资者可获得全新投资标的,那些业绩长期不佳的企业也可被淘汰退市。另一方面,正因为有了新股常态化、退市常态化等基础性制度保障,市场定价机制不断发挥作用,股价才能更好体现企业基本面和经济基本面。近年来实施的新股常态化发行,给市场各方带来了稳定预期,通过新股发行尤其是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更多优质上市公司被引入资本市场,为投资者带来了良好投资机会。那些将股市赚钱少归咎于“新股发行引发市场震荡”的看法,忽视了市场化发行的积极作用。

  站在防风险、保稳定,加快现代化经济体系建设的高度审视,新股发行是发挥资本市场资源配置功能,服务实体经济的最直接手段,对推动高质量发展,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有重要的现实意义。资本市场最基础的功能之一是资源配置,通过新股发行使优质的金融资源进入实体经济,助力企业发展,既有利于居民储蓄“搬家”,提升社会财富管理效应,又有利于缓解广大中小企业尤其是科创类企业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概言之,无论从微观企业视角,还是从保证宏观经济稳健运行的全局视角看,少数人将股市下跌、亏钱同新股发行联系起来,进而认为企业上市融资及老股东减持造成二级市场下跌的观点,与事实不符,让新股发行常态化为市场波动“背锅”并不可取。

  周 琳

样板“跨”过重重挑战,他们想再选一次

  2020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将于12月21日开始,经过此前预报名、报名、现场确认的“预热”,考研正式进入10天倒计时。考研是一个人生的重要选择,专业、学校、导师,甚至连城市都是需要考生谨慎考量的因素。

  河北考生刘文秀便面临着这个选择,只不过她的情况更残酷,从即将转正的单位辞职,加入考研大军,而且选择了成为“三跨”考生:跨专业、跨院校、跨省份考研。

  放弃熟悉的领域转战不熟悉的专业是需要勇气的,但现实却表明,这种“转战”正为越来越多的考生所接受。近日,腾讯网披露的一份统计数据显示,有接近半数的考研人选择了“三跨”。他们为什么会选择“跨考”?又面临着哪些难题?那些“跨考”成功的“过来人”,有什么经验可以分享?

  “自讨苦吃”: “逃离”本专业成最直接动机

  “因为大部分学生在高考志愿填报阶段对自己未来的规划没有清晰的认知,所选的专业要么是爸爸妈妈帮选的,要么是亲戚朋友帮选的。当真正开始大学生活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并不喜欢或者并不适应自己的专业,所以在考研的时候会考虑换专业。”谈到“跨考”理由,齐鲁工业大学数学学院书记刘泽东说到,这位曾经的齐鲁工业大学学生就业指导中心主任的话显然“直击‘跨考生’痛点”。

  河南省某二本院校的一位“三跨”考生于今年4月份在考研网站上分享了自己在“跨考”前的“痛苦”:“生物、化学、材料等相关专业基本上是每年考研率最高的专业,尤其是生物。我是其中的‘幸运儿’,却并不喜欢自己的专业。每天的基本情况就是,一方面要跟着老师的节奏上课;另一方面看着自己的专业,却无法对本专业产生浓厚的兴趣。因此整个大学期间的学业成绩都不理想。源于专业影响,我们系每年的考研率在学校专业中比较高,但我自己却丝毫没有本专业考研的想法,当初想的是直接毕业出来工作就好了,考本专业硕士的话即使考上也铁定会痛苦。”

  “对于不喜欢的专业,即使考上了硕士也是痛苦。”这句话道出了不少学生的心声。有调查显示,67.9%的人承认自己在报考专业时是“盲目的”,71.2%受访者表示如可能想重择专业。于是,给自己一个机会,逃离本专业、本校、本省,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专业成为“跨考生”最直接的动机。

  就此问题,采访了几所高校的相关负责人,得到的答复大同小异:对于“三跨”考生而言,他们可能对原先的专业和学校都很不满意,于是决心要开辟新天地,选择跨专业、跨校乃至跨省报考。但这种模式备考的工作量和难度最大,不仅面临着大量陌生的专业课程,而且存在着复习资源短缺、信息渠道偏弱、考研成本偏高、心态波动大、容易产生自我怀疑等各种不利因素。

  缺乏专业基础: 三点一线练就“苦行僧模式”

  “其实我们有很多担心的问题。”

  面对,山东某高校“三跨”考生小周敞开了心扉,“跑到外省去,担心基础太薄弱,又担心没有‘靠谱的资料’;担心那些本学校本专业的考生比自己有优势,还担心报考人数太多,竞争太激烈,自己能不能排上名。”这种心态,既是“三跨”考生查漏补缺的动力,也容易成为自我怀疑的源头,从而拖了复习、考研的后腿。正如中国考研网提醒考生的这句话,“不管他们的初衷如何,选择跨专业考研的人都是充满挑战意识的。”

  专家认为,“三跨”考生面对的一个“硬伤”,也是最大障碍就是专业基础问题。某些考生“跨考”的专业和本科所学专业差距较大,比如由基础学科跨到应用学科,由一般学科跨到交叉学科,由文科专业跨向经管专业等等,都会让“跨考生”面临着巨大挑战??在一两年内,考生需要在学习本专业,顺利毕业的同时,学习好跨专业本科阶段的课程,还要准备考研公共科目,可谓“时间紧、任务重”。

  于是,每天三点一线,“教室、食堂、宿舍”的超级“苦行僧模式”成为每一位“跨考生”的“标配”。

  “三跨”考生能否梦圆?他们有多大的成功率?山东理工大学研究生招生办主任张伟认为“这是一个伪命题”:成功率因人而异,如果考研报考的是自己经过系统了解后,选择自己真正喜欢的专业,只要能坚持下去成功率还是非常高的。

  他向表示,跨专业考研的同学很多是因为对本科所学专业兴趣度比较低的学生,所以原专业基础较弱。因为大部分同学是从大三开始准备考研,对于新的专业,需要对新专业大一和大二的专业基础课进行补课,对于启动较晚的同学时间也会比较紧张。不过,只要利用好大三和大四的备考时间认真准备专业课,希望还是很大的。

  强调“兴趣与实用”: 当下热点专业成最大跨考目标

  即使“跨考”江湖的水如此之深,仍有考生趋之若鹜,一组数据可以体现:每年有近百万人选择“跨考”,占考研总人数的60%,大部分名校研究生的外校录取人数超过了总人数的70%……

  每年动辄数以百万计的“跨考生”,其流向的热门专业也有规律可循。根据“中国教育在线”统计的数据,跨专业考研的十大热门专业为新闻传播学、行政管理、市场营销、工商管理、会计学、旅游管理、金融学、教育管理、社会工作和城市规划。

  专家表示,这些专业应用性强,与市场结合紧密,有着较好的就业前景和薪酬待遇,吸引了大量本科学生“跨考”,这也体现出这些专业的实用性。

  近几年新行业不断涌现,新兴领域是否吸引了更多的跨专业考研学生?对于这个问题,刘泽东有着自己的看法。

  他所在的齐鲁工业大学是由齐鲁工业大学与山东省科学院合并组建,是中国地方科教融合改革的试点;同时,依托着山东省科学院计算所、激光所、能源所,齐鲁工业大学成立了网络空间安全学院、光电工程国际化学院、能源与动力工程学院三个科教融合新学院,在招生第一年便吸引了大量的省内外“跨考”者。

  2020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正式进入10天倒计时,“跨考生”们将在今年12月21日至23日迎来笔试。能否顺利通过,是对其复习备考阶段决心和恒心的考验。

  祝他们成功。( 本报 王延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