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绵阳太阳能发票多少钱

装饰装修山东蒙阴 小兔子成富民大产业

来源: 新华网     时间: 2019-12-06 12:07:04
【字体:

  山东蒙阴  小兔子成富民大产业  本报 管 斌 通讯员 张圣虎

  山东省蒙阴县坦埠镇南极山村长毛兔养殖户冯加营和妻子在查看长毛兔生长情况。 张圣虎摄(中经视觉)

  天一亮,82岁的薛荣源老人就早早起床到兔舍去了。

  1955年,16岁的薛荣源被分配到山东省蒙阴县土产公司,从此开始了和长毛兔的不解之缘。1957年,临沂地区指定蒙阴发展长毛兔养殖,并由国家引进长毛兔改良本地品种。但由于饲养管理粗放,20多年间并没有形成规模。1982年冬天,他们再次从国外引进了10只母兔4只公兔。让大家没想到的是,仅仅过了3年,兔毛价格就飙升到了120元/斤,持续高涨的市场行情让大家意识到,小兔子也能带领大家走上致富路。

  “家养三只兔,不愁油盐醋;家养十只兔,不愁棉和布;家养百只兔,走上致富路。”现在,蒙阴农村家家养兔,农民从长毛兔养殖中获得了实实在在的好处。薛荣源的女儿薛丽君就是其中一位,她女承父业,建起了可容纳3万只兔子的标准兔舍,并购进了自动化设备,把长毛兔做成了两代人的事业。

  目前,蒙阴县家兔存栏达到600万只,其中长毛兔存栏量达到500万只,兔业收入突破10亿元,全县万兔村达到36个,千兔场180个,500只养兔户达到4520户。

  在蒙阴街道安子沟村一个普普通通的院落里,村民王法奎和妻子早早就忙活起来,上料、喂兔、检查每一只兔子的健康状况……这是他们每天必不可少的工作。

  像这样的院落,在蒙阴比比皆是。远远望去,“房在园里,林在村里,一片桃园一座房,一圈兔舍作围墙”,在这样的“家庭农场循环农业模式”下,红薯蔓、花生秧、桃叶变废为宝,成为农户加工兔饲料的主要来源,兔粪则为果树和农作物提供肥力,“草?兔?果”模式有效保护了山清水秀的生态环境,也为发展旅游业提供了大好条件。

  和别家不同的是,王法奎不仅通过出售兔毛获得收入,他的兔舍里都是自己家繁育的种兔,相比兔毛,出售种兔带来的收益更为可观。

  王法奎说:“兔毛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附加值,主要是卖种兔,每年有800只到1000只的种兔繁殖量,一只种兔500元起步。”

  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蒙阴县就意识到育种的重要性,县里与山东农业大学合作,历经8年时间育成了“沂蒙长毛兔”新品系,年产毛量和料毛比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王法奎说,新品种带来高效益。正是因为长毛兔品质提升了,全县的产毛量也逐年增加,长毛兔存栏量达到500万只,兔毛产量达到6000吨。如此高的产毛量,兔毛去了哪里?在山东维蕾克纺织有限公司的车间里,我们找到了答案。在这里,一根根兔毛华丽变身,变成集结实、耐用、保暖、透气、防水等功能于一体的纯兔绒纱线。

  山东维蕾克纺织服饰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霞说:“公司与广东建发集团进行合作,解决了兔毛产品掉毛、缩水、起球三大问题,生产出了高档纯兔绒服饰,不仅拉长了产业链条,还增加了兔毛的附加值。”

  维蕾克纺织服饰项目总投资12亿元,目前,公司一期工程已建设完成,兔绒分梳一体机、精梳半精梳纺纱设备等已安装完毕,正式投产运营,公司注册了“维蕾克”服饰品牌,兔绒产品涵盖内衣、毛衫、外套等几大系列,具有杀菌抑菌、祛湿保暖的功能,年产纯兔绒服饰400万件。

  经过半个世纪的发展,蒙阴县的长毛兔产业链得到充分发展,全县有毛纺加工厂5家,年加工兔毛近2000吨;种兔养殖场近50家;专业兔饲料加工厂5家,年加工能力超过30万吨;50多名兔产品购销大户,带动遍布全县农村的220名农民从事兔毛、活兔收购;饲料加工点300多家;种兔人工授精站近百家;专业剪毛手1000多人。

  与此同时,兔业还成为了扶贫产业。蒙阴县制定出台了《蒙阴县兔业精准扶贫实施方案》,对建档立卡贫困户新建标准兔舍30间以上的,给予600元补助;对已建有标准兔舍的,提供1组(1公2母)优质种兔。同时,重点扶持兔毛纺织服装加工等兔毛深加工和养殖企业,建立“龙头企业+基地+合作社+贫困户”的带动帮扶体系,通过兔产业带动,目前已帮助2000户贫困户、4000余名贫困群众实现脱贫。

化妆品波兰南部建筑物燃气爆炸事故升至6死 2人仍失踪

  中 据“中央社”报道,当地时间5日,波兰地方当局表示,什切尔克建筑物瓦斯爆炸造成的死亡人数已升至6人,目前仍有2人下落不明。

当地时间12月5日,消防员在波兰南部热门度假滑雪胜地什切尔克一处发生煤气爆炸的民居上搜救。

  5日早晨,波兰西利西亚省省长威兹左瑞克表示:“徒手救难作业持续进行,我们仍希望奇迹出现。”

  威兹左瑞克指出,目前已寻获2名孩童和4名成人的尸体,但据报道,爆炸发生时有8人待在屋内。

  当地天然气分销商PSG表示,在爆炸发生前,当地天然气管线压力突然下降,显示管线可能在附近建筑工程中遭到意外刺穿。

  4日晚,什切尔克一栋居民楼发生燃气爆炸。现有消息显示,这栋房子住着9个人。据悉,爆炸发生时一名女住户在单位上班。

  截至5日清晨,大约100名消防人员仍在事故现场徒手搜救,寻找可能的幸存者。

耗材“钻树洞”“绕树枝”……体育课原来还可以这样上

  贵州省道真仡佬族苗族自治县来了多位支教老师

  原来,体育课还可以这样上(体育大看台)

  本报 刘硕阳

  核心阅读

  开齐开足体育课,关乎青少年体质健康状况。破解师资力量短缺、教学课时不足、理念方法落后等问题,是基层学校开好体育课的关键。本报探访贵州省道真仡佬族苗族自治县,听在此支教的体育教师如何做出回答,看优质体育教育资源如何辐射更广。

  道真仡佬族苗族自治县(以下简称道真县)位于贵州省最北部,人口只有35万。因为地处云贵高原向四川盆地过渡的斜坡地带,常有雾气弥漫,又给这座因汉代名士尹道真而得名的小城增添了些许韵味。

  11月26日下午,道真县第四小学五年级四班的同学体验了一堂别开生面的体育课,“钻树洞”“绕树枝”……一个个游戏让兴奋的孩子们浑身冒汗,欢笑声和喧闹声仿佛能冲破云雾。孩子们没有意识到,自己不知不觉中已完成了一堂运动量不小的障碍跑训练课。这堂课的任教老师是来自北京清华附小的体育老师任海江。今年,教育部体卫艺司指导、教育部学生体育协会联合秘书处主办了2019“我是体育教师”公益活动,任海江和其他4位老师在11月24日至30日,来到贵州的基层学校传艺、送教。

  “青少年体质健康状况下降,与落后的体育课教育形态有比较大的关系”

  在任海江上课的时候,何飞和汪华一直在一旁认真观看,并不时记着笔记。何飞和汪华是道真县第四小学目前仅有的两位专职体育教师。“本来一共有4位体育老师,但有两位一来学校就被安排了语文和数学的教学任务,已经有10年了。”何飞说,他每周的工作量不小,平时还要负责学校的课间操和卫生。

  道真县教育局副局长冷玉强介绍,目前全县76所中小学共有专职体育教师121人,只占全县教师总数的3.3%。“总体上看专职体育教师严重不足,多数学校是其他教师兼职上体育课。”冷玉强说,“这也导致了另一个问题,体育教师的业务能力较弱,体育课内容单调乏味,难以取得很好的教学效果。”

  如何让体育课更有趣,也是长时间困扰着汪华的“老大难”。“我的设计感太差了,如果要上一堂公开课,想两天也不知道该怎么上。”她表示,当自己和何飞忙不过来的时候,体育课就由各班的班主任来承担,“基本上跑两圈就‘放羊’了。”

  “青少年体质健康状况下降,与落后的体育课教育形态有比较大的关系。”11月23日送教活动启动仪式上,教育部中小学体育与健康课程标准研制组组长、华东师范大学体育与健康学院院长季浏直言,这是一个全国性的问题。

  “当地老师都充满热情,但他们缺乏培训和进修的机会,走出去的机会太少”

  11月27日,尽管自己的第一节课要在上午9点才开始,但来自重庆市渝中区人和街小学的体育教师龚攀7点半就来到了道真县曙光小学。在给孩子们上课之前,他打算先花一个小时跟当地的体育教师一起“备课”。

  听说龚老师要来讲课,周边几所中小学的体育教师也早早赶来。事实证明,相互交流很有必要,前滚翻、肩肘倒立等体操动作,当地老师大多难以标准完成。在本次公益活动中,“送教”比“送课”具有更重要的意义。

  在道真县第四小学,任海江也和老师先完成集体备课,从设计课程到调配场地,都反复推敲。过几天就是学校的运动会了,任海江又找来秩序册逐字逐句阅读,“我觉得可以再设置一门跑跳的全能项目,同时团体项目也可以双倍计分。”设项、计分还有其他方面,他都结合清华附小的经验和当地小学的实际情况与何飞一起商讨。“任老师的帮助和指导,让我的教育观念发生了新的变化。”何飞说。

  基层学校体育师资短缺、体育教学课时较少等实际困难,使得上好每一堂体育课越发重要,也对体育教师提出了更高要求。“要想提升学校体育课质量、提高青少年体质健康状况,关键的因素是‘人和教学方法’。”首都体育学院教师代表刘海元认为。往年,公益活动更多是面向学生的体育公开课,但受众面和影响依旧有限。将目标瞄准体育老师,让当地体育老师用更先进的理念和方式投入到教学中,是今年活动的最大改变。

  在道真县民族中学送教的缪滢滢感慨:“当地老师都充满热情,但他们缺乏培训和进修的机会,走出去的机会太少,接下来我们可以持续跟踪帮扶,建立长期帮扶计划,想办法让他们走出去,或者把先进的教学方法和理念送进来。”

  “要让学生出汗,不出汗就没锻炼效果”

  “小螃蟹是怎么带球的啊?”通过游戏调动孩子们在体育课上的积极性是任海江的拿手好戏,在给二年级学生上足球课时,他就用小马、小螃蟹、小蛇等动物,来给学生们讲解脚内侧、脚背等不同的带球方式。从孩子们汗涔涔的脸上可以看出,这堂课的运动量可不小。

  让孩子们出汗,也是季浏始终坚持的体育课应该达到的目标。“要让学生出汗,不出汗就没锻炼效果。”季浏认为,每堂课都要达到一定标准的运动负荷,“长期以来,我们一直进行着无效或者低效的5种课堂教学形态,在全国辐射面很广。”

  季浏所说的5种课堂教学形态,是指把体育课上成了“说教课”“安全课”“测试课”“单一技术课”和“军事课”。

  “比如安全课是怕学生出事,所以上课基本上是轻轻松松不出汗。”季浏表示,在自己调研过程中发现,有的体育老师上课时就把学生带到树荫下讲40分钟。

  在他看来,这些形态导致了学生体质健康无法上升、难以掌握一项运动,也不喜欢上体育课。目前,学生体质健康状况已持续下降30年。“破解这一难题,要从制度层面设计,体育教师也是关键因素。”季浏说。

  “体育教师是阳光的使者。”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体卫艺教育研究所所长吴键说,让阳光倾泻在孩子身上,让他们能够在体育课上痛快地出出汗,意味着更加健康的未来。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新华网 粤ICP备06136098 网站标识码6231009207
主办:新华网 协办: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新华网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