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发布> 新闻发言人谈话

云南代开发票图片

租赁华北中南部黄淮汾渭有雾霾 江淮江南华南有较强降雨

】【

文章来源:百度知道 时间:2020-01-23 08:31:57  文章类型: 内容分类 :

  中 据中央气象台网站消息,22日至23日上午,华北中南部、黄淮、汾渭平原等地大气扩散条件较差,有中度霾,其中河北南部、河南北部、山东北部等地有重度霾,22日至25日,江淮南部、江南大部、贵州东部和南部及华南等地将有中到大雨,湖南中南部、江西中北部、广西北部等地局地有暴雨。

资料图:降雨天气中,出行的市民都穿起了厚实的外衣。张斌 摄

  今晨河北河南安徽等地有大雾

  今晨,河北南部、山东西北部、河南中东部、江苏中南部、安徽、上海、浙江北部及贵州等地出现能见度不足1000米的大雾,局地能见度不足200米。

  华北中南部黄淮汾渭等地有雾霾

  22日至23日上午,华北中南部、黄淮、汾渭平原等地大气扩散条件较差,有中度霾,其中河北南部、河南北部、山东北部等地有重度霾,23日午后起,霾将自北向南逐渐减弱消散。

  预计22日早晨至上午,河北东南部、河南中东部、山东西南部、安徽西北部和中部、江苏南部、贵州中部和东北部等地有大雾,其中河南东南部和安徽西北部等地的部分地区有能见度不足200米的强浓雾,局地有能见度不足50米的特强浓雾。中央气象台1月22日06时继续发布大雾黄色预警。此外,22日夜间至23日上午,华北中南部、黄淮大部、江淮中西部等地将有大雾天气。

图1 全国雾区预报图(1月22日08时-14时)

  江淮江南华南等地将有较强降雨

  受低涡切变影响,22日至25日,江淮南部、江南大部、贵州东部和南部及华南等地将有中到大雨,湖南中南部、江西中北部、广西北部等地局地有暴雨,上述地区累计降水量40~80毫米,局地可达100毫米以上。24日至26日,西北地区东部、江汉北部、黄淮等地有小到中雪或雨夹雪。

  未来三天具体预报

  1月22日08时至23日08时,新疆北部、内蒙古东北部、东北地区东部、西藏东部、青海东南部、甘肃南部、川西高原、云南西北部等地部分地区有小到中雪或雨夹雪,局地大雪。江南北部、贵州中东部、云南西北部等地的部分地区有中到大雨,其中,湖南中部等地局地有暴雨(50~60毫米)。内蒙古中东部、河北北部等地的部分地区有4~5级风(见图2)。

图2 全国降水量预报图(1月22日08时-23日08时)

  1月23日08时至24日08时,东北地区东部、西藏东部、青海东部和南部、西北地区东部、川西高原、云南西北部等地的部分地区有小雪或雨夹雪,其中,西藏东部局地有中到大雪。江淮南部、江南中北部和西部、西南地区东南部、广西北部等地的部分地区有中到大雨,其中,湖南中部、江西中北部等地的部分地区有暴雨。内蒙古东部、辽宁东部、西藏、陕西中部、山东半岛、河南北部、上海、湖北东部、江西北部、浙江北部、云南东部等地的部分地区有4~6级风(见图3)。

图3 全国降水量预报图(1月23日08时-24日08时)

  1月24日08时至25日08时,西藏东部、青海南部、西北地区东部、黄淮西部、江淮北部、江汉西部、川西高原、四川南部、贵州西北部、云南西北部等地的部分地区有小到中雪或雨夹雪,其中,河南西北部山区局地有大雪。江淮南部、江南大部、西南地区东南部、华南北部和西部等地的部分地区有中到大雨,其中,湖南南部、江西中北部、广西西南部和东北部等地的部分地区有暴雨。辽宁东部、西藏中部、河南南部、江苏南部、湖北东部、江西北部、浙江中北部等地的部分地区有4~6级风(见图4)。

图4 全国降水量预报图(1月24日08时-25日08时)

定额著名加速器物理学家方守贤院士逝世

  著名加速器物理学家方守贤院士逝世   我国高能加速器事业的开拓者和奠基人之一 享年87岁

  1月19日,中国科学院高能研究所发布讣告称,当天上午9时31分,87岁高龄的方守贤院士在京离世。

  方守贤,我国著名加速器物理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我国第一台大科学装置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工程经理,是我国高能加速器事业的开拓者和奠基人之一。2013年,他曾撰写《我的高能加速器梦》一文并发表,其中完整记录了他为实现“建造世界一流的高能加速器”这一梦想所做的努力和坚持。

  没有讲义就“啃”外文原版书

  1932年10月28日,方守贤在上海出生。19年后的秋天,他以高分考入上海交通大学物理系。

  方守贤曾在《我的高能加速器梦》一文中回忆,入学之初,数学、物理两系一共才有20多个学生,是合并上课的。“我发现,与我喜爱的数学相比,物理学是一门有血有肉,看得见、摸得着,内容丰富多彩,并与人类实际生活紧密联系的学科。对于人们观察到的物理现象,依靠数学进行描绘、分析和推理,然后再回到实践中加以验证,使理论得到进一步的升华,这正是我所追求的探索自然的完美途径。”从此,他和物理学结下了“不解之缘”。

  1952年,时值全国进行教育改革,方守贤也在院系调整中被调到复旦大学物理系。他回忆说:“当时,物理系一个班有60多个学生,师资力量很强,著名教授,如卢鹤绂、谢希德、周同庆、周世勋等,不但学识超群,而且讲课时物理图像清晰,逻辑推理严谨,诸多重点、难点,经过这些名师指点,顿然融会贯通,这进一步加深了我对物理的理解和兴趣。”

  此时,方守贤等一批学生却遇到了另外一个挑战:恰值院系调整初期,物理系各课程的教学大纲和教材均不完备,有些甚至连讲义也没有。方守贤说,为了解决没有教材参考的困难,除了认真记录课堂笔记,他还课外自学了不少内容,“去啃少数翻译成中文的俄文或英文原版参考书,这不仅加深了我对课程内容的理解,也增强了我的自学能力。”正是通过这样不懈地努力,大学期间,方守贤的学习成绩名列前茅。

  师从我国核科学奠基人王淦昌

  1955年10月,方守贤从复旦大学毕业,被分配到中国科学院近代物理研究所。“进所后,我很幸运地被安排在王淦昌老师门下,从事高能加速器的设计及研究工作。在徐建铭先生的直接指导下,学习电子同步加速器理论设计,这是一项既有理论又有实际的研究工作,也是我一直追求的目标。对我来说,真可以说是如愿以偿。我热爱自己这项研究工作,立志要通过自己的努力为祖国建造高能加速器。”

  方守贤提到的王淦昌老师,正是我国著名的核物理学家、中国核科学的奠基人和开拓者之一、“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王淦昌院士。他同时也是我国核武器研制的主要科学技术领导人之一,在从事核武器研制期间,指导并参加了中国原子弹、氢弹研制工作。

  方守贤回忆说,之前近代物理研究所只有几十个人,“我们这批人进所后,一下子增加了一百多人,王淦昌、梅镇岳、朱洪元等老专家对我们这批‘精英’特别重视,待若‘天之骄子’,都来给我们补与原子能有关的课程。”也因此,他才深深感到自己物理知识的贫乏,于是便和大家一起如饥似渴地学习,“那时,整个物理大楼不到晚上12点是不会熄灯的。”

  留学时种下“高能加速器”梦想

  1957年春天,在王淦昌教授带领下,包括方守贤在内的十多人在通过外语突击培训后,被公派到苏联列别捷夫物理研究所实习和工作,方守贤被分配去学习与加速器相关的知识并负责初步的理论设计工作。

  方守贤在《我的高能加速器梦》一文中介绍说:“虽然在出国前已经学习了大量有关高能同步加速器的论文,还做了详细的推导和笔记,应当说,准备还是充分的,但是,进入列别捷夫物理研究所后,我立即发现自己在国内打下的数学、物理基础远不足以适应工作的需要;同时,我的导师考洛门斯基也发现,我原先在所里学过的加速器专业知识本应已经具备初步设计能力,但事实上我却不会从事设计。究其原因,是因为我原先所学的知识是支离破碎的,并不完整,并未融会贯通地理解它们之间的内在联系,只是一些死知识,不会实际应用。导师的意见,对我好似当头一棒,使我意识到:自己其实尚未入门,一切还得从头开始。同时,也使我深刻认识到:书本上的知识,如果不与实际相结合,是难以学深、学透的,只有将其应用于解决具体问题,才能真正理解和掌握。”

  此后,导师对方守贤进行了严格的教学,譬如安排方守贤读通其一篇博士论文,但删去了文章里所有涉及的中间过程的公式和结论,并要求方守贤独立思考逐个推导出来。方守贤说,正是通过这段时间的磨练,自己不但数理基础更扎实了,独立思考解决问题的能力也大大提高了。也正是在这一时期,方守贤心中萌生一个梦想,那就是要为祖国建造世界一流的高能加速器。

  历经“七上七下”终圆梦

  1988年10月16日凌晨,中国第一台高能加速器、第一台大科学装置??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BEPC)首次对撞成功,方守贤的梦想终于成真。但谈起圆梦的过程,却并不总是一帆风顺,对于期间的坎坷,方守贤将其称之为“七上七下”。

  据介绍,1958年,在苏联专家的指导下,中国设计出了20亿电子伏电子同步加速器,但当时这一设计因“保守落后”被否。1960年,中国科学家完成了螺旋线回旋加速器的初步设计方案,因经济困难被取消。1965年,中国科学家第四次提出了建造质子同步加速器的方案,再次因故暂停。1969年,中国科学家提出建造强流直线加速器用于探索、研究、生产核燃料的计划,但最终这一计划在与另两个方案的争论中无疾而终。

  1972年,国务院批准“七五三”工程,计划10年内建造一台400亿电子伏质子同步加速器,然而计划却再度搁浅。1977年,“八七工程”诞生,该工程计划投资7亿元人民币,在1987年建成4000亿电子伏质子同步加速器,但因1980年年底国民经济调整,方案又一次下马。

  直到1981年12月,BEPC相关方案获批,方守贤的高能加速器梦想才赢来最终实现的机会。当时这一项目的管理采用工程经理制,方守贤1983年回国后即被任命为BEPC工程副经理,1986年5月又被任命为经理(兼高能所副所长),全面负责领导BEPC工程。

  他回忆说:“1986年中,有一次,我去医院看望住院动手术的爱人后,急于回所加班,为了追赶一辆即将进站的公共汽车,由于天黑,我又近视,匆忙中头部撞到一根斜跨在人行道边上的、拉电线杆的钢丝上,因奔跑速度过快,冲力大,头破血流地昏倒在人行道上,幸好被两位未曾留下姓名的解放军救起,送至医院,进行抢救,头部缝了好几针。有同志幽默地说‘对撞机还未对撞,你老方的头却先与地球对撞了!’”

  文/本报 孔令晗

动力设备俄彼尔姆旅馆暖气管道爆裂 已致5人死亡包含一儿童

  中 据俄罗斯卫星网报道,俄罗斯彼尔姆边疆区卫生部发言人表示,彼尔姆旅馆暖气管道爆裂事故造成5人遇难,其中还有一名儿童。

  1月20日凌晨,彼尔姆一家旅馆的暖气管道发生爆裂。据卫生部最新消息,事故已造成5人死亡,3名烫伤者已被送医,另有3名伤者拒绝入院。

  发言人表示:“死者中有一名儿童,无法确定其年龄。专家组正在现场进行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