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开西双版纳发票

服务业11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完成病理解剖 跟SARS病变有类似性

来源: 新闻中心_腾讯网     时间: 2020-02-28 01:33:28
【字体:

   11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完成病理解剖

   其中3例病理初步诊断显示死者肺部有黏液性分泌物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法医病理学教授刘良带领的团队于2月16日凌晨3点50分完成了第一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的尸体解剖。截至2月25日,专家团队一共完成了11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的病理解剖,其中刘良团队负责了9例,目前已有3例完成了病理的初步诊断。

  刘良介绍,新冠肺炎的病变与SARS有类似之处,也有自己的特点。从目前的病理结果来看,一些死者的肺部切面上,能看到有黏液性的分泌物,他认为这是临床治疗需要警惕的地方??“在治疗上如果黏液成分没有化解,单纯用给氧的方式,可能达不到目的,有时候会起反作用。正压给氧的时候可能会把黏液推得更深更广,会加重患者的缺氧”。

  遗体捐献者最小52岁

  北青报:针对新冠肺炎的病理解剖工作进行的如何?

  刘良:从16日到25日,我们的团队一共解剖了9例,上海的团队在武汉解剖了两例。遗体捐赠者男女比例差不多,年龄偏大,有60岁、70岁,也有80多岁的,最年轻的52岁。

  北青报:一般来说,想要得出比较科学的结论,需要进行多少例的综合分析?

  王国平:从科学的角度来讲越多越好,目前一共解剖了11例,还是能在一定程度上说明问题的。

  北青报:尸检工作是在哪里进行的?

  刘良:这次的尸检工作都是在医院的手术室完成的。在征求家属意见后,一般来说病人去世6至8个小时后就会展开解剖工作,有的会更晚一些。所有完成尸检的遗体都由殡仪馆的车送去火化。

  死者肺部有黏液性分泌物

  北青报:目前是否有已经完成病理研究的案例?

  刘良:有3例病理诊断的初步结果已经出来了,更深入的检查,如免疫组化、特殊染色,还正在抓紧做。

  从目前情况看,还是有比较重要的发现,但结论需进一步与临床专家进行沟通,看这些病变是临床上的治疗造成的,还是疾病本身造成的。

  北青报:从尸检情况来看,新冠病毒除了侵犯肺部之外,还有哪些器官受累?

  刘良:新冠肺炎的病变目前看肯定不止损害肺,还包括免疫系统和身体其他器官,具体还要与临床医生交换意见。

  北青报:钟南山院士此前说,新冠肺炎患者遗体解剖发现肺的炎症很厉害,有大量的黏液。这些表现反映出什么问题?对临床治疗有什么帮助?

  刘良:我们在显微镜下,确实发现有些死者肺部切面上有黏液性的分泌物,这可以提醒临床治疗提高警惕。

  肺在人体里是氧气和二氧化碳交换的场所,它的功能依赖于气道通畅,肺泡的功能要好。目前看,肺泡的功能可能受到损伤,气道又被黏液堵住,临床上会出现缺氧的表现。所以要改善人的缺氧状态,保持气道通畅,必须对黏液进行稀释或者溶解。实际上目前已经使用了这类药物,但可以再多试一试。

  在临床治疗上,如果黏液成分没有化解,单纯用给氧的方式,可能达不到目的,有时候会起反作用。正压给氧的时候可能会把黏液推得更深更广,会加重患者的缺氧。临床上可能也在注意这个事情,但我们觉得还是要强调这个问题。

  跟SARS的病变有类似性

  北青报:通过病理检测是否可以明确新冠病毒传播机制?

  刘良:病毒的传播途径目前不是病理上的问题,我们在做前面几例尸检的时候也做了不同器官和组织的核酸检测,是有些发现的,这些问题还需要进一步分析,因为不同病例做出来的结果不太一致。

  北青报:之前有学者提出,在一些重症患者中可能会暴发心肌炎或心碎综合征,通过解剖,这种可能性是否存在?

  刘良:暴发心肌炎问题还待定,还要讨论。心碎综合征我认为可能性比较小。

  北青报:相关研究显示新冠病毒和SARS的同源性很高,通过遗体解剖,目前发现新冠肺炎的肺部表现和 SARS的区别大吗?有什么不同?

  刘良:新冠肺炎跟SARS的病变有类似性,但也有它自己的特点,我们后期会做一些解读。

  北青报:目前的工作中还面临哪些困难?

  刘良:尸检人员做解剖的防护非常重要,(解剖环境)相当于到辐射浓度最高的地方去。目前为止,防护物资都是我们从其他地方“化缘”来的,希望更多人关注我们这支“特种部队”。

  文/本报 韩谦 魏晓涵

  统筹/石爱华 宋建华

社保广东支援湖北医疗队许可慰:台胞医生 战在一线

  广东支援湖北医疗队许可慰??

  台胞医生 战在一线(一线抗疫群英谱)

  本报 鲜 敢 姜晓丹

  2月6日晚上,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以下简称“中山二院”)组建新一批医疗队驰援湖北的集结号再次吹响后,各科室微信群里,医护人员再次挺身而出、踊跃请战。

  连夜收拾行囊,连夜整理装备,党的十九大代表、中山二院党委副书记、副院长许可慰以医院援助湖北医疗队总领队、临时党总支书记的身份,率领131名勇士组成第二批援助湖北医疗队,紧急驰援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协和医院西院区(以下简称“协和西院”)。这次出征,他带上了医院在重症、急救方面有丰富经验的精兵强将,“新战场是协和西院的重症病房,我们有信心也有能力获胜。”许可慰说。

  44岁的他是定居祖国大陆的第三代台胞,其祖父上世纪初曾往返台北、厦门两地行医。1992年,深受杏林熏陶的许可慰考入中山医科大学(现已合并为中山大学)医学系临床医学专业,毕业后从医至今。

  “同胞之间感同身受、共克时艰,这份情意令人感动。在大陆求学、工作的台胞能够感受到祖国大陆抗击疫情的坚强决心、众志成城的强大力量和对台胞健康福祉的真诚关心。”许可慰说。

  如今,他率医疗团队来到武汉投入抗疫最前线,持续奋战已有半个多月。

  “防护用品不达标准不入病房;防护培训考核不过关不入病房;防护穿戴不合格不入病房;下班后各自隔离不串门”,是他制定的“四不”防护铁纪。到达武汉后,许可慰利用一天时间紧锣密鼓开展安全防护培训,组织考核小组对每个队员进行一一考核,对每一个防护细节都不放过。

  医疗队承担一个病区的医疗、护理全部工作以及一个病区的护理工作,另外还有部分队员参加到第三个病区的医疗工作。医疗队接管的病区是紧急改造成的新重症病区,医疗设备仍很不齐备。

  许可慰带着队员提前进入病区,与武汉协和医院的职工并肩作战,帮助病区筹集医疗器械。在队员们的努力下,到达武汉的第二天,队员们就完成了病房筹建工作,并连夜接收病人,至次日早晨病区收满了50名病危、病重的患者。

  对上对接资源渠道和接受指导检查,对下是131人的衣食住行和统筹整个团队的作战方案。一天24小时,许可慰几乎一刻也停不下来,每天休息时间不足5个小时。大家发现,电话里他语速飞快,言简意赅;酒店和医院里,他东奔西走,不知疲倦地快速在病区和会议室中穿梭。

  为了解最前线工作情况,许可慰每天都要到病区查房,了解患者救治情况,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每一位重症患者的病情进展情况,他都要带着医疗队核心成员讨论研究,为每一位重症患者制定个性化治疗方案。

  整个病区负责50名危重症患者,几乎每天都组织针对高龄危重病患大抢救,最终把患者从“死神”手中抢了回来。“我们希望这个记录可以一直保持下去。在这里没有‘放弃’二字,我们会全力以赴,力求让每一位患者都尽快康复。”许可慰说。

  在病房里,许可慰看到一些患者缺少家属陪伴,营养也跟不上,他提议将医院寄给医疗队的营养品“匀”给医疗队接管的两个病区,由护理人员安排给患者补充营养。截至2月20日,许可慰带队接手的病区,已有6名患者治愈出院,另有5位患者治疗后好转,转去轻症院区。

隧道工程抗疫故事:村支书妙招收麻将 只收一筒一条一万

  湖北小村抗疫故事:村支书妙招收麻将,“只收一筒一条一万”

  全村要封闭管理,各个路口严守死守,并要求村民不出门,不串门,不聚集,当了10年村支书的付国平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任务,他清楚里面的难处,又不得不做。

  个别村民不服管,喜欢外出散步。没有其他办法,付国平只能把话说得重些:“自己不怕死,不要影响整个村子。”

村里为村民检测体温。

  春节,村民们喜欢聚集,喜欢打牌。但根据疫情防控要求,不能聚集,不能打牌,付国平所在的东李村让每个村民小组把麻将收起来,全村共收了20多副麻将,等疫情过去以后再归还。

  东李村位于湖北荆州市江陵县普济镇,距离武汉200余公里。村子近年发展很快,已全部脱贫,是当地小有名气的“明星村”。全村2100余人,返乡人员共329人,从武汉返乡的有53人。面对这场新冠肺炎疫情,东李村和其他村庄也一样:严阵以待,封闭管理。

  至今,东李村已经“封村”一个月,没有出现疑似、确诊病例。付国平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这些事说起来简单,只要管住村民不出门、不聚集就行了,但做起来却很难,事关全体村民的生命健康安全,一丝都不能懈怠。

  全村封闭

  在1月24日之前,东李村还没有紧张的气氛,村民们正常过春节,正常享受节日的喜庆。

  东李村是荆州的一个偏远乡村,距离县里、市里分别20、70余公里。两千余人的东李村,下辖7个村民小组,返乡人员共计329人,其中从武汉返乡的有53人。

  50岁的付国平是一个“能人”,已经当村支书10年。2014年,东李村还是省级重点贫困村,村集体负债80万元。近年来,东李村迈入发展快车道,当初的建档立卡的120多户贫困户已全部脱贫。

  东李村让人眼前一亮的是村容村貌,硬化的道路很整洁,两侧有绿化、路灯。付国平告诉澎湃新闻,东李村有四大产业,分别是540亩的草坪基地、超千亩的虾稻连作基地、庭院经济和正在开发中的乡村旅游度假项目。其中,旅游度假项目的第一期投资达3.2亿元,由本村村民回乡投资。

近年来,东李村发展较快,是省级美丽乡村示范村。

  发展好,致富快,东李村获评省级美丽乡村示范村、县里的乡村振兴示范村,付国平也当选了省人大代表。在整个江陵县,东李村也是最有名气的几个村庄之一。

  今年1月初,付国平从网络看到,武汉出现了新冠病毒的感染者,但当时和大家一样,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1月24日是除夕,普济镇召开紧急会议,付国平从会上了解到疫情形势,回村立刻组织村干部召开紧急会议,决定对全村采取封闭管理。

每个卡口、村民小组之间都拉有横幅,闯横幅被视为闯卡。

  最开始,东李村只在村道路上设置了4个卡口,后根据县防控指挥部的紧急通知,全线实行交通管制,又增加了7个卡口。东李村有七个村民小组,村民小组之间的路都进行了封闭,每个村民小组出入口都拉有横幅,所有村民不准串户出组,若走出横幅,将会被视为闯卡。

每个卡口、村民小组之间都拉有横幅,闯横幅被视为闯卡。

  另一方面,面向村民的宣传工作也在同步进行,有横幅、广播、显示屏等宣传形式。比如广播就有村村响和流动广播,村村响广播除了宣传相关政策、文件,还经常播报村民自己写的广播稿,主要提醒大家不出门、不串门、不聚集,每天至少播8遍。

除了播报政策文件,东李村还会手写广播稿,每天广播至少播报8遍。

  对于返乡人员,村干部、村医上门询问情况,并为其测量体温。对于从武汉返乡的人员,需要重点“照顾”,每天需为他们测两次体温,并把结果上报镇防控指挥部。

  村干部、村医的口罩、防护服等由政府提供,有保障,而村民所需的口罩等防护物资,需要自行解决,村里会尽力帮村民采购。

  事情多,忙不过来,东李村发动群众,组建了25人的志愿者队伍,负责巡查、劝导、敲锣等工作。在付国平看来,在防控措施上,东李村和其他村庄大同小异,但东李村在细节方面做得细些,很多问题都提前考虑到了。

  最难的事

  如何管住村民,这是农村疫情大考的一大难题。付国平直言,最开始,部分村民认识不到位,表现出不在乎、无知无畏的态度,没有预防、隔离等意识。

  性格直爽的付国平只能放下狠话:非常时期,有纪律要求,若有人不听劝,再三违规,就强制送去镇里学习。但东李村至今没有一人被送去学习。

  一位村民长年在浙江打工,这个春节本打算给儿子办婚礼,办酒席的菜品都备好在家了。突遇疫情,婚礼不能办,村干部得想法做通村民的思想工作:取消婚礼。

  数据显示,采取防控措施以来,东李村共取消了6场红事,简办了2场白事。一位67岁的村民患癌,除夕当天去世,根据疫情防控要求,丧事只能从简,因此没有放鞭炮,没有办酒席,亲人守了老人三四天,就把老人葬了。

  付国平补充说,此前,东李村就禁止了放鞭炮,也要求白事简办,不能铺张浪费,村民们都认同相关的村约,自觉性好。

  春节,村民们喜欢聚集,喜欢打牌。但根据疫情防控要求,不能聚集,不能打牌,如何管,相当头疼。东李村想出了“妙招”,让每个村民小组把麻将收起来,而且收法还有讲究,村里共有7个村民小组,一组收一筒一条一万,二组收二筒二条二万,以此类推。

  付国平解释说,全村共收了20多副麻将,这样收有个好处,方便以后归还,如一组的以后就归还一筒一条一万,各村民小组很容易区分。

  但还是会有漏网之鱼,少数村民忍不住,偷偷聚集打牌。一经发现,村干部就去劝导、教育。

  有村民喜欢出来散步,还不服管,认为自己的事,自己做主。无奈,付国平只能把话说得重些:“自己不怕死,不要影响整个村子!”

  下雪天,一位村民为了买卫生巾,“闯”关卡跑了出去。付国平发现,在关卡值守的志愿者放了水,没拦住人,这让他很生气,便把值守的志愿者都换了。

东李村共设立了11个卡口,并安排人值守。

  有村民从泰国回来,在隔壁市接受隔离。一天晚上,已完成隔离的村民要回村,路都封了没法自己回,其他人也不敢去接,付国平只能自己去接。

  作为村里疫情防控领导小组的队长,付国平是全村疫情防控的负责人,他很忙碌,要监督各项防控措施落实到位。

  每早六七点,他就得起来,去各个卡点检查,看值守人员是否在岗。紧接着,他会去各个村民小组走访,看看各小组的实际情况。后面,他还要监督广播播报、物资保障等工作是否到位,巡查全村看是否出状况、有难题。他感慨说,所做的事情都很琐细,没什么值得宣传的,但疫情防控事关人命,一丝一毫都不敢懈怠。

  人性化管理

  封闭管理不等于一刀切,东李村的防控措施就考虑到了一些特殊情况,采取人性化管理。

  付国平表示,当初设置卡点时,每个村民小组就留有一条“生命通道”:车辆停在路中间当作障碍物,但若真的有特殊状况,会让联系司机开走车让路。

  使用这条生命通道,主要留给需要外出就医的村民。

  据付国平介绍,根据当地规定,要去县里,需要村里出证明,并往镇里报,才能办通行证;若要去市里,得再往上报一级,报到县里,获得批准后才能去,这些工作可以通过微信群沟通协调。

  东李村有一名村民身患尿毒症,每周要去市里透析,这条生命通道保证了他的就医之路。

  为了保证村民的生活物资,东李村成立了由12名群众组成的生活物资保障小组,其中每3日上门统计村民所需的物资,再由2人去1公里外的镇上购买,最后由7人负责把物资配送到每一位村民家中。付国平说,全村2000多人,吃喝都要采购,每天的物资采购量都很大,主要是米、油、菜等,仅一天的大米就有二三十袋。

村里为村民检测体温。

  江陵是荆州市的一个小县,总人口约40万人。截至2月24日24时,荆州市累计报告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576例,其中江陵县有35例,而35例中已有32例出院。

  澎湃新闻了解到,东李村所在的普济镇有确诊病例1例,已出院。付国平透露,这个确诊病例距离东李村有2公里。

  东李村也出现过一起“疑似病例”。2月16日,东李村7组村民张某耳出现低烧,送到镇卫生院检查,发现其肺部有阴影,于是被当作可能的疑似病例,被送往县医院复查,复查结果是“暂不考虑新冠病毒”,由镇卫生院进行隔离。

  张某耳今年72岁,身体不太好。当医院提出需要亲人来监护时,老人坚决不同意,怕自己已感染,会传染给儿子。做不通思想工作,付国平提出自己来监护,但老人还是不同意。一番僵持,三方才协商达成协议,由付国平担保,老人的儿子同意,不用人进行监护,由镇卫生院的院长送一日三餐。付国平透露,因这事,老人感动得流泪了。

  隔离三日后,张某耳康复出院,原来他只得了普通的感冒。

  如今,东李村已封闭管理一个月了,疫情形势也有了新变化。因复工要求,东李村有个别村民按程序办理了通行证,已外出复工。付国平说,现在村民防控意识都提高上来了,仍在紧绷中,没有人敢放松。

  澎湃新闻 陈绪厚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新闻中心_腾讯网 粤ICP备06136098 网站标识码6231009207
主办:新闻中心_腾讯网 协办: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新闻中心_腾讯网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