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西湖区发票

耗材评“禁食野味”:绝不能好了伤疤忘了疼

来源: 凤凰资讯凤凰网     时间: 2020-02-27 19:40:02
【字体:

  人民网三评“禁食野味”之三:绝不能好了伤疤忘了疼

  野生动物非法交易屡禁不止,“野味产业”依然规模庞大。为了人民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全面禁食野生动物,严厉打击非法野生动物交易,民心所向!

  从立法角度来说,我国用于规范野生动物交易的法律并非“一片空白”。《刑法》、《野生动物保护法》、《动物防疫法》等各个层级的法律法规都有规定,但纳入“禁食”范围的对象仅限于“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和没有合法来源、未经检疫合格的其他保护类野生动物”。《决定》明确,禁止食用国家保护的“有重要生态、科学、社会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以及其他陆生野生动物,包括人工繁育、人工饲养的陆生野生动物。这无疑是体现了巨大决心。

  从公共卫生和防疫角度来讲,无论是重点还是非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都潜藏着不小的风险。为了从源头上防范和控制重大公共卫生安全风险,《决定》在野生动物保护法的基础上,以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为导向,扩大法律调整范围,确立了全面禁食野生动物的制度。违反现行法律规定,在现行法律基础上加重处罚,体现了更加严格的管理和严厉打击。

  当前,野生动物交易监管仍存在多头管理、职能交叉、权责模糊等问题。在一些地方,与野生动物相关的经济活动创造了可观的经济效益,导致地方政府监管动力不足。各地健全执法管理体制,明确执法责任主体,落实执法管理责任,将有力化解这一难题。

  还要看到,从猎捕、运输、展示、买卖,到制作、加工、消费,“野味产业”存在于各个环节,隐蔽性强。而我国基层执法力量相对有限,专门从事野生动物领域执法的人员更少之又少。伴随电商的发展,线上非法野生动物交易也处于监管的真空地带。

  法治的基础在立法,但法治的关键在执法。加强涉野生动物违法犯罪行为的执法力度,才能有效打击违法行为。这提醒我们,一方面有必要通过改革来整合基层执法力量,另一方面需要提升执法的专业程度和“技术含量”。

  实现对禁止食用野生动物的全方位、全链条监管,离不开引入更多社会力量的参与。比如,加强宣传,鼓励相关领域的行业协会、餐馆、媒体乃至普通消费者对违法行为进行举报、曝光等。通过完善相应的信息系统和网络执法体系,大幅提升基层执法效率。

  非重典不能治乱。疫情当前,各地开展了一系列严厉打击野生动物非法交易的行动,但短期的集中整治无法获得“长期疗效”。全面修订定野生动物保护法,还需要一个过程。此时,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尽快通过《决定》,既十分必要也十分紧迫,既为今后的修法进程打下了基础,也为当下严厉打击非法野生动物交易,保障人民群总生命健康安全提供有力的立法保障。

  我们绝不能再好了伤疤忘了疼!

  实思

正规王毅同韩国外长通电话 通报中方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最

  王毅同韩国外长通电话 通报了中方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最新进展

  2月26日晚,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同韩国外长康京和通电话。

  王毅通报了中方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最新进展,表示中韩互为近邻,守望相助,休戚与共。中方感谢韩方对中国抗击疫情一直给予的大力支持,我们铭记于心。王毅说,近来韩国疫情加剧,中方感同身受。我们积极评价韩方采取的快速、有力防控举措,相信韩方能够早日战胜疫情。韩国的困难就是我们的困难。中方愿向韩方提供必要帮助,支持韩国政府和人民抗击疫情。双方可建立健全外交、卫生、疾控等对口部门沟通交流机制,及时通报各自采取的政策举措,开展疫情防控、医疗救治、药物疫苗研发等方面合作。

  王毅表示,从各国防控疫病实践包括此次中方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经验看,及早控制和减少不必要人员跨境流动对阻断疫情扩散至关重要。中方愿就此与韩方进行沟通,双方的目的是相同的,就是更有效维护中韩两国人民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相信我们共同战胜疫情之后,中韩友好感情会进一步加深,两国各领域交往合作会更加活跃。

  王毅表示,疫情会对中韩交往和经贸合作造成一定影响。双方要努力将其降到最低,在做好防疫前提下,支持帮助受影响的行业企业渡过难关,维护中韩产业链、供应链稳定,推动双方务实合作继续有效开展。

  康京和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韩中两国一直相互支持,相互帮助,共同抗击疫情。康介绍了韩方应对韩国内疫情举措,表示韩国政府已启动最高级别响应,文在寅总统亲临一线视察指导。近日确诊数量上升较快事出有因。韩方有信心控制疫情进一步扩散,希望继续同中方加强沟通与合作,共同应对挑战。

工程设备湖北一医生家中猝死未认定工伤,家属提行政复议

  新京报讯( 王瑞文 实习生 郭懿萌)2月13日6时许,湖北省仙桃市三伏潭镇卫生院医生刘文雄在家中猝死。由于刘文雄并非感染新冠肺炎,也未在规定的工作时间与地点死亡,2月20日仙桃市人社局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范辰认为,疫情期间,刘文雄的工作时间和工作地点已不限于工作时间的8个小时和医院,人社部门不能机械地适用《工伤保险条例》,应该认定刘文雄医生死亡为工伤。

  新京报多次致电仙桃市人社局,电话均无人接听。目前,刘文雄家属决定向相关部门申请行政复议。

  猝死前有不适症状

  刘航告诉新京报,父亲于2017年开始患上心脏病,有时会胸口发闷,今年春节前开始出现胸痛症状。疫情发生以来,基层卫生院的就诊压力很大,父亲作为内科医生一直在一线接诊。

  刘航提供给新京报一份《医生每日就诊量》统计表显示,刘文雄在1月12日至2月12日共接诊患者3181人,其间休息了两天,另有一天因为胸痛去仙桃市第一人民医院做了检查。

  另一份《2020年2月1日至12日门诊医生工作量》统计表中显示,刘文雄的接诊数量超过其他三名门诊医生接诊数量之和。上述两份统计表,得到了三伏潭镇卫生院一名财务工作人员的证实。

  据仙桃市卫生健康委员会的公告显示,截至2020年2月13日24时,仙桃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500例(含临床诊断病例2例)。其中三伏潭镇共有13例确诊病例。

  刘航回忆,1月30日,刘文雄因胸痛去仙桃市第一人民医院做了一次检查,“心电图、CT等都正常,但他回家后还是胸口疼。”

  仙桃市人社局出具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部分内容载明了刘文雄的病逝情况: 2月13日5时50分许,刘文雄在家中突发疾病并晕厥,三伏潭卫生院相关人员在接到急救请求后赶到刘文雄家,与先到一步的焦然副院长一起开展抢救。6时14分,刘文雄经现场抢救无效死亡。《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诊断死亡原因为“急性心肌梗死”。

  晚上10点仍接受患者电话问诊

  刘航说,父亲下班后,几乎每天都有人打来电话找他问诊。“晚上10点、早上6点都有,有时候还没起床,电话就过来了。”

  “刘文雄是一名非常优秀的内科医生,医德、医术都不错。在门诊部的四个人里,他的接诊量是最大的。”三伏潭镇卫生院院长周怀林说。

  三伏潭镇卫生院副院长焦然介绍,疫情发生之后,医院另设了一个发热门诊。门诊部依旧由4名医生负责,他们也会把发热的病人筛查出来给发热门诊。焦然介绍,“春节期间返乡的人多,医生们工作量很大,病人都排队等着。由于是基层医院,病人晚上看病不方便,卫生院会把医生的电话提供给患者。”

  在上述《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中,也肯定了刘文雄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的工作,并提到,“1月31日,刘文雄医生就有胸痛、心慌等身体不适症状,因防疫任务重没请假治疗。”此外,除了门诊部的工作,刘文雄还作为医院发热门诊专家指导组的副组长,累计指导诊治发热病人670人次。2月12日8时至11时30分、13时30分至17时,刘文雄在发热门诊上班,17时许下班回家,22时还有患者电话问诊。

  2月19日,刘文雄家属拿着仙桃市三伏潭镇卫生院开具的病情说明材料,前往仙桃市人社局希望给其认定工伤。次日,家属收到了仙桃市人社局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

  新京报检索发现,人社部、财政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关于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有关保障问题的通知》中规定:“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预防和救治工作中,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或因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死亡的,应认定为工伤,依法享受工伤保险待遇。”

  刘文雄虽然属于一线医护工作人员,但依目前情况来看,其并不属于“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死亡”人群。

  新京报多次致电仙桃市人社局工伤鉴定科,但电话均无人接听。目前,刘文雄的家属已决定申请行政复议。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凤凰资讯凤凰网 粤ICP备06136098 网站标识码6231009207
主办:凤凰资讯凤凰网 协办: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凤凰资讯凤凰网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