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珠海咨询费发票

工程设备武汉机动车管控升级:除抗疫等和特种车辆外一律禁行

来源: 中国新闻网     时间: 2020-02-21 00:07:51
【字体:

  中 据武汉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官方微博消息,武汉市进一步加大机动车管控力度,进一步规范市内车辆通行证。除抗疫车辆、公务用车、公共交通、医护人员用车、运输生活必需品车辆和救护、消防、抢险、环卫、警车等特种车辆外,其他车辆一律禁止通行。因特殊情况有临时通行需求的,由所在单位(社区)出具出行事由证明,随车携带工作证件,可以通行。

图片来源:武汉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官方微博

样板6000万吨!令人振奋!

  疫情还没结束,生活还要继续,总有一些消息振奋人心。

  近日,长庆油田公布消息称,面对来势汹汹的新冠肺炎疫情,仍然维持全年生产经营主要指标不变。小编看到这串数字时极为振奋。

  “提交石油探明储量3.4亿吨、天然气探明储量3000亿方,生产原油2500万吨、天然气425亿方,油气当量冲刺6000万吨。”

  有小伙伴们说,“新冠肺炎疫情这么严重肯定影响生产,定这么高的目标是不是在吹牛皮?”

  不慌,且和一起小编看看这一组数据:

  春节期间

  长庆油田共生产原油67.08万吨,生产天然气13.02亿立方米,长庆天然气总生产量、日产量、外供量,均创历史最好纪录,其中外供量与上年同比多1300万立方米。这也充分说明“长庆油田维持6000万吨产量目标”完全是实实在在、可以实现的目标。

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小伙伴们肯定有同样的疑问,疫情这么严重,他们是怎么做的?

  小编给你答案。

  集团公司党组对长庆油田在特殊时期提出最新要求,“以战时状态,把疫情防控、安全环保、高质量发展等各项工作落细、落实、落具体,推进世界一流综合性国际能源公司的建设迈上新台阶,为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做出新的更大的贡献。”

  全体长庆人坚决贯彻落实集团公司党组要求,科学组织,层层布控,一手抓疫情防控 一手抓油气上产,成果显现。

  前方,一线员工停止轮班倒休,坚守在油气生产各条战线上。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同时合理安排生产经营工作,整体实现了2020年的平稳起步;后方,公司机关、生产保障单位同时间赛跑、与病毒较量,全力以赴为全体干部员工及家属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筑起一道严密防线。

  在长庆油田生产启动会上,长庆油田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长庆石油勘探局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付锁堂强调:

  本次生产建设启动会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收心会”,而是特殊时期的“战时”动员会、下达“战令”的部署会。各单位、各项目组和参建兄弟单位要坚定信心、锁定目标、紧密团结、攻坚克难,努力做到标准更高、责任更实、部署更优、监管更严、效果更佳,坚决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坚决打胜生产建设进攻战,坚决完成全年各项任务目标。各单位、各部门要按照公司统一部署要求,落实责任、攻坚克难、担当作为,全力抓好疫情防控与生产建设各项工作。

  上有决策,下有强力执行,长庆油田上下一心、众志成城,打响了坚决抗击疫情的阻击战。

这就是中国石油人

  当疫情肆虐

  他们义无反顾、坚守岗位

  他们不惧疫情,逆风而行

  只为多产一吨油、一方气

  这才是为武汉加油,为中国加油的正确方式!

  最后,长庆油田名片,请惠存~

  文 | 宋清海

  素材来源 | 长庆油田

  责任编辑 | 杜赛男

手撕住宿家人收治隔离 疫情中独自“留守”家中的孩子们

  疫情中独自“留守”家中的孩子们

  戴着口罩的小女孩独自倚在床边抽噎,门口一个女声边哭边哄:“你在里边乖乖的听话啊,不要出去,听见没。”

  2月4日,这段标注为“全家被隔离,只有小女孩一个人在家”的视频,被众多网友转发,很多网友说都不想看第二遍:看得眼泪直打转,揪心般疼。

  虽事后证实其母也在家另一间房隔离,但疫情之下,这些因家人被收治、隔离而独自留守家中的孩子们,已经引起了大众的关注和担忧。

  随着疫情防控的推进,更多人因确诊和疑似而被收治隔离,很多家庭只剩下孩子独自留守家中。这些孩子们的一日三餐怎么解决?起居安全如何保证?心理如何疏导?新京报近日采访中了解到,很多独居家中的孩子,由街道社区安排专人负责照顾,还有部分孩子由志愿者协助照顾,或是送到医院或隔离酒店。有多位志愿者建议,针对留守家中的孩子,可设置集中隔离区由专人照顾日常生活以及进行心理疏导。

  家人收治隔离,

  孩子独自留守家中

  自从爷爷离世后,小宏一直跟奶奶相依为命,可现在,奶奶因高度疑似新冠肺炎,也住院治疗,小宏独自留守家中。

  除夕刚过,小宏的奶奶就出现了发烧症状,医生诊断为高度疑似新冠肺炎,但床位紧张无法住院治疗。2月4日,奶奶病重,不知所措的小宏,委托朋友写信求助:“爷爷已离世,我和奶奶相依为命。试了所有求救方法都没用,我太怕了,不想成为孤儿,跪求你们救救我奶奶!”

  求助信引起了很多网友关注,武大校友会志愿者郑先生、南京市秦淮区新叶公益服务中心社工何培蓉跟其他志愿者组建帮扶小组,为小宏奶奶办好了入院手续。

  奶奶入院,小宏作为密切接触者,虽无症状,但只能独自留在家中隔离。

  疫情之下,小宏并非特例。

  11岁的方方,也独自留守家中。

  方方家住武汉市江岸区劳动街,爸爸之前因脑溢血去世,2月6日,她的妈妈、外公、外婆都被确诊为新冠肺炎患者。

  方方是密切接触者,不能送到亲戚朋友家,因方方无人照顾,妈妈宋澜一直没能放心去住院。与沟通之后,社区给了她两个方案,一是如果孩子能自己安排妥善,宋澜就能去方舱医院入住,二是她和方方一起入住到附近用于隔离密切接触者的酒店。但宋澜作为确诊患者,在酒店无法便利获得复诊和常规吃药,让方方一个人住酒店隔离,又担心交叉感染,最终她选择让方方留在家中。

  宋澜临住院前,给方方买了速冻饺子,还教她怎么煮。亲戚也帮忙找饭店做盒饭解决方方的午饭、晚饭,但新问题来了,骑手现在越来越少,“2月11日我们加价50元,等了40多分钟才找到一个骑手。”而12日起,武汉实行小区封闭管理,骑手进不去社区,宋澜不放心方方出到社区外,托方方的舅舅找了半天,最后托朋友帮方方把午饭拿到楼下。

  家人网上求助,

  志愿者接力照料独居儿童

  小宏独自在家隔离,郑先生除了帮忙做好防护消毒,还买来生活用品。

  郑先生懂得一些心理疏导的方式,现在每天陪孩子线上“吃鸡”(绝地求生)游戏半个小时,边打游戏边通话,郑先生会和小宏聊些其他事情,让他转移注意力。

  自我隔离期间,小宏学会了做菜、刷碗、收拾房间,写完了寒假作业。

  类似小宏的情况,还有多家,不少跟郑先生和何培蓉一样的志愿者,关注到相关情况后,接力救助孩子们。

  在微博的超级话题“肺炎患者求助”中,有多条求助信息的内容,都是已经收治隔离的患者,请求志愿者帮忙照料独自留守家中的年幼孩子。

  志愿者张丁文所在的由近300名热心网友组建的“NCP志愿者总群”,最近已经通过各种途径帮助来了百余名求助者。

  就张丁文所了解,志愿者们几乎每天都会遇到家中老人孩子无人照顾的情况,“这些密切接触者送到亲戚朋友家会很危险,送到酒店或方舱医院又没专人照顾。”

  年纪太小的孩子,无法自行照料,照护问题或更为迫在眉睫。

  张丁文表示,碰到年龄较小的孩子,同时又是密切接触者,他们会和社区工作人员协调,将孩子送去儿童医院或妇幼保健院,但是一般医院会要求有一个健康的人来照顾婴儿。

  按志愿者彭琳淞的经验,现在的护工很难找,一听是要去照顾密切接触者都被拒绝,不过很多武汉当地的志愿者看到求助帖后,会主动联系孩子家人提供看护帮助。

  崔丽是武汉本地的一位志愿者,2月14日中午到湖北省妇幼保健院,照顾11个月大的林若希。

  林若希家在武汉市洪山区,从祖辈到孙辈一家九人,七人确诊新冠肺炎住院。和孩子一起在家隔离期间,若希也出现干咳,2月13日经CT检查为左肺上叶肺炎。

  看到若希妈妈的求助信息后,志愿者们连夜和武汉市儿童医院、湖北省妇幼保健院协调到凌晨4点,最终入住医院。

  但孩子需要有一个健康人来照顾,由于找不到护工,彭琳淞只好将照护信息发到武汉本地志愿者群中。两个小时内,有近20名志愿者联系了他,最后确定了有照护经验的两名志愿者来照顾若希。

  社区工作超负荷,“留守儿童”应集中照料疏导心理

  疫情之下,街道、社区仍是照料留守老人、孩子的主要力量。志愿者更多的工作,是搭建起患者和社区的桥梁、传递信息、辅助照护。

  居委会了解小宏的情况,此前一直帮忙接送小宏和奶奶去医院,郑先生因小区封闭管理无法帮忙照顾小宏时,居委会派出社区工作人员对接郑先生的工作,带着他给奶奶送生活用品。不过居委会工作人员称,目前已有几位工作人员被感染,工作太多,他们忙不过来,没法派专人帮忙照顾孩子,只能建议到隔离酒店居住。

  不同社区目前可给出的保障不同。以张令所在社区为例,所有密切接触者都需隔离在酒店,这是9岁的女儿明明获得照料的原因之一。

  张令一家住在武汉市江夏区职中社区,丈夫在广州工作,家中六旬父母先后确诊后,她也发烧,“当时我有两个心结,一是无法入院治疗,二是就算入院,可明明谁来照顾?”

  2月5日,张令等到了医院的床位。幸运的是,那天在社区居委会、江夏区团委、区妇联的帮助下,明明也得以去酒店隔离。江夏区职中社区居委会的网格员夏芳称,当天他们协调安排了明明入住一家用于隔离密切接触者的酒店,派车把明明送过去。

  “觉得孩子自己在酒店待着可能无聊,给她买了点零食。”夏芳说,因为孩子太小,除了嘱咐酒店人员多照顾问候明明,自己也每天都打电话,跟明明聊天,“我们每个网格员平时需兼顾社区里三四百个家庭,确实没有办法专门照顾孩子。”

  不过明明现在的情况,已让张令很放心,“她目前没有症状,酒店也每天都给她送水送饭、测量体温,他们照顾得很好。”

  在这段时间的接触中,张丁文感觉社区工作人员的工作已处于超负荷状态,让他们一对一地照顾孩子们,也不现实。

  针对目前照护不足的现况,一位不愿公开姓名的志愿者,建议开启一些幼儿园、养老院来对独留家中的老人、孩子进行集体隔离,也能有专人照顾起居。

  何培蓉称,新叶公益正尝试发起孩子救护项目。项目设想为,如果无人照护、家人授权同意照顾的孩子,他们会进行照顾,每日量体温和照护,如果服务开展顺利,可包下一座宾馆作为“简易方舱”,集中和分类照料。

  除了生活照料,对这些因家人隔离收治而独居的儿童来讲,心理疏导也非常重要。一名志愿者表示,家人不在身边,很多孩子没有安全感,隔离中与人沟通也不多,更需要专业的心理团队进行安抚和疏导。

  (文中小宏、明明、方方、张令、夏芳、宋澜、林若希、崔丽均为化名)

  新京报 周世玲 实习生 郭懿萌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中国新闻网 粤ICP备06136098 网站标识码6231009207
主办:中国新闻网 协办: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中国新闻网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